看破人性,用透人心,方能成为真正的智者

鬼谷子的局 duxianjun 90℃

这个世界上最接近战争的是政治,政治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更大规模的贸易——克劳塞维茨。

有朋友问怎么最近文章开头都是《战争论》的格言,这是因为最近在读这本书,很有趣。我读这本书并不是因为我听说过,这本书是世界上的三大兵法之一的说法,这无非是后人的杜撰和跟风罢了。甚至有人把《五轮书》位列其中,其实日语里的“兵法”并不是军事兵法,而是剑术的艺术,我是在读完之后才知道的,所以有时候道听途说,或者被传说故事打动,也未必就是件好事,毕竟有时候因为传说就给自己留下虚无的念想,不一定是好事情。

比如读《鬼谷子》是否有用这件事情上,就给曾经的我或现在的我无尽的念想。这或许也是一直坚持死磕的重要原因吧。

关于学习纵横学有什么用这件事上,我倒是对大桥武夫比较认可,因为他较早的把这门手艺应用到了商业领域中去,而中国人却应用在了内斗中,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劣根性吧,相比于《孙子兵法》而言,《鬼谷子》或许更适合应用于商道,因为就如开头所说的,政治或许是比战争更大的贸易。

有没有想过《战国策》里的纵横家都是在什么背景下游说的?其实,都是在站前或者战后,以政治家的身份进行贸易的。

与其说苏秦、张仪是谋略家,倒不如说他们的本质其实是从事贸易的商人。

讲个故事吧,《五国约而攻秦》

战国时期,赵、楚、魏、燕、韩五国合众结盟进攻秦国,楚考烈王因为实力最强,被追认为盟主,但是经过漫长的战争,却没能击溃秦国,六国联军于是决定停战,大军驻扎在成皋。

这时候魏顺发现形式不对,就主动对市丘的长官说:“五国收兵之后必然会攻打市丘,以此来弥补军费。您如果资助我,我愿意替您阻止诸侯进攻市丘。”市丘的长官就说:“好吧。”于是派遣他到楚国去。

魏顺南下拜见楚考烈王说:“大王邀集五国军队西攻秦国,却无功而返,天下人将因此看轻大王而尊重秦国,那么大王为什么不测验一下诸侯对您的态度呢?”楚王说:“如何办呢?”魏顺说:“此次战争停止之后,五国必然进攻市丘以补偿战争中的损失。大王何不命令他们不要进攻市丘。五国如果尊重您,就会听从命令,不进犯市丘;如果他们不尊重您,就会违背大王的命令而进攻市丘。这样一来,大王声威的轻重必然可以看得分明了。”楚王照此行动以测验五国的态度,而市丘也就因此保住了。

这个案例像不像是几个股东合伙做生意,结果赔本了,咋办呢?他们决定在撤出股份之前,联手挤压一个小股东回本。这时候,楚国的公司是大股东,其他国家是小股东,而市丘就是那个要破产的小公司。

作为商人的魏顺就发现了商机,他发现小股东们意图的同时,也捕捉到了大股东的心理。大股东财大气粗、实力雄厚,他考虑的不是回本的问题,而是小兄弟们不听话的问题。

于是魏顺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,帮助原本濒临倒闭,险被洗劫的市丘化险为夷。有人会说魏顺的口才真好。

其实不是,魏顺靠的并不仅仅是口才,他其实把政治事件作为一桩买卖来做的,商人最大的目的无疑就是花最少的成本获取最大的利益,这也就是谋略的价值。所以值得夸耀的不仅是魏顺的口才,而且审时度势,察言观色的谋略功夫。

那么这对于现代商业有什么启迪呢?

鬼谷子经世奇谋:看破人性,用透人心,方能成为真正的智者

早前我是把纵横家典籍作为兵法韬略去阅读的,后来我觉得或许作为商业应用案例会更加的合适。不管是《鬼谷子》,还是《战国策》其实讲的都是“贸易”技巧。

只不过先秦时期是放在政治外交领域,而现如今应该导入到商业领域。再者,哪怕是先秦时期,也是处理战争前“贸易”和战争后“贸易”,说到底纵横家们扮演的还是谈生意的角色。

也就是说纵横家思维应用在商业领域,其实是可行的。至少相比于兵法而言,纵横家谋略更加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比如上面这个案例,在现代商业博弈中就是经常会出现的一种现象,大佬们竞争的结果,最后小股东们买单,小股东们躺着中枪。

那么是咬着牙被并购?还是放手一搏呢?

拼的当然不是物力,财力,而是准确把控每一个联盟者的心态。有时候,人们会放大对联盟的威慑性,其实任何所谓的联盟最终都是一种对资源松散整合的组织,而非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坚不可摧。

因为说到底,组建联盟的目的还是为了利益,说到底还是还是生意,还是贸易,只不过要交换的资源是敌人还是盟友而已。

每一个人都心怀叵测就肯定有漏洞可抓,比如魏顺抓住的是楚王担心的队伍不好带的问题。

战国时期的纵横家们或者说商人们,靠的其实正是这个方法做到渔翁得利,坐享其成的。话说到这里,还会奇怪为什么张仪欺骗楚王,眼睛都不眨吗?说到底,他就是个商人啊。

不知道诸位读者有没有想到一个人?吕不韦,一个标准的生意人。

最后送给大家一段鬼谷子的教诲,或许也道尽了联盟者的无奈吧,有人认为战国七雄之间的尔虞我诈是因为他们太自私造成的,实际上任何人处到他们的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因为人性是复杂的,甚至是自私的。

故同情而相亲者,其俱成者也;同欲而相疏者,其偏害者也;同恶而相亲者,其俱害者也;同恶而相疏者,偏害者也。故相益则亲,相损则疏,其数行也;此所以察异同之分也。故墙坏于其隙,木毁于其节,斯盖其分也。

人啊,就是这么幽默,很多时候,朋友却也会变成敌人,而敌人的敌人,却又会是朋友!实际上很多时候所谓的谋略,无非是研究人性而已。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看破人性,用透人心,方能成为真正的智者

喜欢 (1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