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容易被人利用的人层次往往越低!

    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83次浏览 已收录

    十五年前,我路过韩信祠,看着民国修建的韩信牌坊也已成了断壁残垣,破败不堪,我不禁迸发出一个想法: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一切重新来过,韩信是否可以不死?

    所以,我取笔名:阿信。

     

    有趣的是在历史长河里,的确曾经有个人试图改变韩信的命运,此人叫蒯彻,是个纵横家。

     

    说到蒯彻可能没人知道,其实他就是蒯通。因为汉武帝叫刘彻,所以鸡贼的史官们就帮他把名字改了。

     

    有一点我敢肯定,蒯彻一定是个小人物,原因很简单,史书上没记载他爸他爷爷是谁,一般这样的人就称为素人,没钱没权没背景是小人物最大的特征,但是其实每一个小人物都有梦想,谁又想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呢?

     

    所以蒯彻做了一个选择:读《鬼谷子》,成为一个谋士。为什么要读《鬼谷子》呢?因为乱世读《鬼谷子》好找工作。

     

    蒯彻第一次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是秦二世元年八月。史书上没记载蒯彻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点,但是纵横家们的行为一定是有原因。蒯彻第一次露面就很有戏剧性。当时,陈胜手下将领武臣略定赵地,兵临范阳,蒯彻说服范阳令徐公归顺武臣,从而使范阳免受兵火。

     

    说蒯彻是个小人物,很多人不信,但是他在游说范阳县令徐公时,的确自我介绍说:

     

    “臣,范阳百姓蒯彻也。”最喜欢这种一句话就能把话说清楚的人: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干脆利索。

     

    徐大人见来人做了自我介绍后,就漫不经心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 

    蒯彻见徐大人没啥反应,就说了一句让徐大人一生难忘的话:

     

    “徐大人,其实我来没别的意思,就是来给你送终的,因为你快嗝屁了。”

     

    刺不刺激,意不意外?读《鬼谷子》的我们知道,这叫阴言。

     

    换着你是徐大人,你还会蛋定吗?你不会!很显然徐大人也不蛋定了,而且有点愤怒,这个不开眼的小家伙居然咒老子死,但是他也很好奇,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要说这句话?

     

    见时机成熟了,蒯彻接着用阳言说了下半句话:“徐大人,你很幸运哦,你遇到我,所以你死不了。”

     

    被蒯彻吓唬的脸色略微发青的徐大人听了下半句话,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,于是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,拉着蒯彻的手说:

     

    “讨厌,吓死人家了。小蒯啊,我活的好好的,你咋咒我死呢?”徐大人心里盘算着:小样,你能把话说圆了我就放过你,否则,哼哼……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徐大人呐,您在俺家乡已经干了十年县官了,您一直吃拿卡要,好处没要拿,肯定干了不少坏事儿吧。您还别不承认,老百姓都把帐给您记着呢。不过,徐大人知道为什么您能活到现在吗?”

     

    徐公问:“你说为什么啊?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因为他们害怕嬴政的秦律,可是现在嬴政嗝屁了,现在天下乱了,你猜平时乖巧可人的百姓会绕过你吗?”

     

    徐公嘴角略微抽搐一下,略带紧张的说:“那…您说我该咋办,还有生路吗?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我正是为救大人而来,是送温暖来的。我有个计划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     

    徐公摩挲着手说:“蒯先生,请但说无妨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农民军打算请我去做顾问,我打算给他说:‘攻城拔寨,匹夫所为,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,才是上策,我有一计可一纸文书就平定千里’。到时候陈胜那边一定会问怎么办?我就跟他们说:‘如果攻城拔寨,范阳的徐大人已经整顿部队准备奋起抵抗,但是这么一来,对双方都没好处。不过我知道徐公这人胆小怕事,贪图富贵,所以不妨让他主动投降,给他承诺富贵,并且加倍兑现,到时候信息放出去,周边地方的人见将军对降将那么好,定然也会争前恐后主动投降。将军您不废一兵一卒就可平定千里,岂不快哉?’

     

    徐公若有所思的说:“说完胆小怕事倒是没关系,不过这事儿靠谱吗?”

    蒯彻又给他吃了定心丸说:“徐大人放心,陈胜那边有我给您说话,确保万无一失,坐享荣华富贵。”徐公听完什么表现呢?只见他紧紧的握着蒯彻的手说:

     

    “亲,真爱啊!”

     

    结果怎么样呢?徐公成了投降派典型,积极的发挥了宣传作用,蒯彻不废吹灰之力,帮陈胜劝降了三十多座城池,而徐公也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甚至被封了侯爵。史料记载:武臣以车百乘、骑二百、侯印迎徐公。

     

    这盘棋真烧脑,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:蒯彻先说服陈胜劝降徐公,而后才有了上面的故事。而这一切都是蒯彻写好的剧本,布下的棋局。

     

    同时通过侧面我们也可以知道,蒯彻为什么非要等到秦二世初年出山,因为他在等嬴政死,等天下大乱。我们知道乱世才是纵横家的时代。而蒯彻的身份其实是农民军的谋士,陈胜是他的谋主。蒯彻算准了大秦快over了。

     

    如果陈胜吴广的农民军争气的话,蒯彻可以成为张良那样的人,可是历史不答应,农民军失败了。蒯彻失业了,他又面临第二次就业的机会。史书中没有说明蒯彻是如何进入韩信帐下的,但根据史实推测,应该是范阳令投降陈胜后,蒯彻先在陈胜帐下。后来韩信的部队出关,虏魏王,破赵、代,降燕,定三国,破楚京索之间,杀成安君陈馀后,蒯彻进入韩信帐下的。

     

    这一次他要面试的老板叫:韩信。

     

    彼时韩信已经发迹,蒯彻分析天下大势,项羽虽强,但是好逞匹夫之勇。刘邦虽强,但是这哥们人品真不咋样。蒯彻思来想去觉得韩信还不错,文韬武略样样精通,不仅人年轻,长得还帅,是个潜力股。为什么蒯彻选择韩信,其实自古以来,兵家有两座大山,一个是兵圣孙武,另一个是兵仙韩信,这两人都是兵权谋家。而项羽是兵形势家。

     

    一个纵横家加上一个兵家,你猜天下会是谁的?老实说如果两人结合的话,你猜结果会怎么样?

     

    而且韩信一路开挂,眼看又要攻占齐国,成为天下最强的男人之一。如果韩信平定齐国,那么他就有三分天下的资本。刘邦不想韩信做大,于是决定制衡,暗中派郦食其劝降了齐国,所以韩信准备停止攻打齐国。在此背景下,蒯彻游说韩信。

     

    蒯彻对韩信说:“将军,汉王让您停止进攻齐国了吗?”

     

    韩信摇摇头说:“没有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将军在攻城,汉王却暗中派人游说齐王,这是对你不信任呐。再者,将军率领千军万马才攻下五十多座城池,当了好几年的大将军却不如一个三寸不烂之舌的郦食其的功劳大,你猜以后汉王会怎么对待将军呢?”

     

    这一次韩信听了,史料记载:信然之,从其计,遂度河。于是大军杀向齐国。可怜的郦食其已经说服齐王投降,两人正吃着火锅唱着歌呢,忽然韩信就杀过来了。结果你懂的,郦食其被齐王煮了。插一句,郦食其其实也是纵横家。

     

    占领齐国之后,在蒯彻的怂恿下,韩信果然自立为齐王。这事儿把刘邦给气晕了,要不是被陈平踩了一脚,韩信与刘邦就闹掰了。历史上有个谜题,刘邦生气时,到底是谁踩了刘邦一脚,有人说是张良,有人说是陈平,史料记载,那一脚是陈平踩的。

     

    陈平的一小脚,却是历史的一大脚。虽然韩信坑了郦食其,想自立为王,但是刘邦忍让了,所以他与刘邦始终也没有闹掰。这一点在蒯彻的意料之外,因为根据他的剧本,他故意让韩信得罪刘邦,然后韩信占据北方诸国,窥视天下。

     

    通晓战国地理的人肯定知道,北方的齐国、赵国、燕国其实是连在一起的,幅员辽阔,纵横千里,只需先除项羽,再除刘邦,天下必将姓韩。

     

    可好死不死的陈平踩了那一脚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呐。

     

    很项羽虽然霸道,但是并不蠢。显然,项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项羽派韩信的同乡武涉拉拢韩信,当然韩信拒绝了这个外人。

     

    而彼时已经是韩信谋士的蒯彻,也认为韩信应该背叛刘邦,史料记载:蒯彻知天下权在信,欲说信令背汉。注意这个权是权衡的意思,而不是权力的意思。蒯彻一直试图离间刘邦和韩信的关系,原因很简单他从好友安期生那里知道刘邦的为人,他讨厌刘邦的傲慢和伪善。而且蒯彻也想通过韩信的军事力量来成就自己定国安邦的梦想,和先辈乐毅一样,赢得传世功名。

     

    于是有一天,他跟韩信坐一块儿聊天,就说:

     

    “俺学过算命,懂点相面术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说:“那你看看我面相,是啥命?”

     

    蒯彻打着哈哈说:“从我见您第一面时,就觉得您的命虽然好,不过也就是个侯爵,而且人生百转千回,坎坷不断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感慨的说:“是啊,当年差点饿死在河边,要不是一个洗衣服的老妈妈救了我,早就已经饿死了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接着说:“可我看您后背骨相,却又不是常人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听完一惊说:“先生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

    蒯彻对身边人说:“你们先下去吧”。

     

    见人走后便说:“原本众人都是为推倒暴秦而战,如今暴秦已亡。而今天下大乱,群雄争霸,百姓流离失所,苦不堪言,刘邦如今虽然带兵几十万,但是却被困荣阳,作困兽之斗。项羽虽威震天下,如今却以鏖战三年,粮草殆尽,百姓不知归顺于谁,天下前景不明。依我之见,除非有圣贤之人,恐怕天下难定。将军,刘邦和项羽的命数都在您一人之手呐,您为汉则汉胜,与楚则楚赢。有句肺腑之言不知道当说不当说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说:“先生直言就是了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说了怕您不听,不过我都是为您着想。将军,不如我们谁也不帮,与其做别人棋子,不如自设棋局,与刘邦、项羽三分天下,鼎足而立。以将军之才,占据齐国、联合燕赵,自可以实击虚,顺心民心,加以时日,自然万国来朝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见韩信犹豫不决,又说:“上天的赏赐,如果拒绝必然遭殃,时机到了却止步不前,必有灾祸,将军,您好好想想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说:“先生之策,好是好,可是汉王待我不薄,我忘恩负义,似乎不好吧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说:“这天下哪有什么生死之交,都是为了利益而已。你只是刘邦的棋子而已,人心难测啊,祸患产生于欲望太多。常言道:狡兔死、走狗烹,敌国破,谋臣亡。将军千万别步文种的后尘。现在您功高盖主,刘邦还会信任您吗?我实在为您前途堪忧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打住话题说:“先生先去休息吧,让我想想。”

     

    过了今天,韩信依然没给回复,蒯彻又说:“甘心当个奴才,就失去了当老板的机会,守着一点工资,注定不会有大出息。有人心里明白这个道理,却做不到,所以做人贵在知行合一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希望将军不要再迟疑了。”

     

    韩信依然犹豫不决的说:“我的最大梦想就是做个诸侯王,现在我的梦想已经圆了,再说,我相信刘邦的人品,我帮他那么大忙,他一定不会亏待我的。”

     

    蒯彻听完说:“将军既然已有决策,就请将军好之为之。”

     

    几天后,蒯彻消失了,江湖传言他疯了,也有人说他成了个跳大神的算命先生。

     

    蒯彻尽力了,是的,他作为谋士已经尽忠了。蒯彻一直在离间韩信和刘邦的关系,因为刘邦就是他的假想敌人。可是刘邦很会用人,他深知韩信只是个将才,能够当个将军已经是他的最高理想了,所以把小恩小惠用到了极致,而蒯彻尽管摆事实讲道理,但是取代不了韩信心中对刘邦的那种依赖感,打消不了韩信心中对称王称帝的恐惧感,说白了,韩信不是那块料儿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蒯彻那样纵横驰骋的思维的!

     

    蒯彻该说的他全说了,但是为什么会失败呢?其实正应了那句老话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韩信的层次也只是个打工者的心态。

     

    刘邦的人品真的信的过吗?历史告诉我们,刘邦一统天下后,韩信马上被贬为淮阴侯,被诬蔑谋反被处死,死前叹息说:“我真后悔不听蒯彻的话。”

     

    这一句话让刘邦紧张了,蒯彻?是齐国的那个纵横家蒯彻?于是马上把蒯彻抓起来,准备把他煮了。

     

    刘邦问蒯彻说:“你为何教唆韩信背叛我?”

     

    蒯彻哭丧着脸说:“狗从来只对自己的主人摇尾巴,只会咬外人,我是韩信的门客,我眼里只有韩信,不知道有您啊。而且天下大乱,有能者居之,只不过有人成功了,有人失败了,您能把所有人都杀光吗?”

     

    刘邦一想也的确是这个理,于是干脆放了蒯彻。

     

    后来蒯彻的结局怎么样呢?是个喜剧,他最终成了曹参的门客,在曹参门下混口饭吃,时常给曹参推荐几个人才,呆着没事给别人讲故事,敷衍了事,熬完一生。他的余生刻苦专研纵横之学,权谋之术,写了一部纵横家著作《隽永》,有人说这部书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《战国策》。

     

    终于,蒯彻没能拯救韩信。我想,即便哪怕时光倒流,恐怕也无法改变韩信的命运,有些人的命是注定的。有一个秘密,蒯彻始终没跟韩信说,其实一开始项羽就曾经邀请蒯彻出山,但是蒯彻拒绝了。蒯彻也注定会籍籍无名的度完了一生。甚至司马迁给郦食其列传,却没有给蒯彻列传。

    “蒯彻,你的事迹很少,但这一切已经足够,足以显现你的大才。纵横家蒯彻,你是不会被世人所遗忘的。

    蒯彻,谢谢你曾经试图拯救韩信,你的确已经尽力了!

     

    为什么蒯彻说服不了韩信呢?儒家的杨雄给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答案,他说:

     

    或问,蒯彻抵韩信,不能下,又狂之。曰:方遭信闭,如其抵。曰:戯可抵乎?曰:贤者司礼,小人司戯,况拊楗乎?

     

    有人问:“蒯彻想用鬼谷子抵戏术说服韩信,却没有成功?这是为什么呢?”

     

    杨雄回答说:“因为韩信对刘邦忠心耿耿,相信刘邦的人品。所以闭塞心耳,不听蒯彻的劝说,就算蒯彻的抵戏术用的再好又有什么用,还不是失败了?”

     

    那人又问:“有漏洞难道不就可以离间吗?不就可以挑拨二人的关系吗?”

     

    杨雄回答说:“有道德的人是讲道理的,修养道德的,只有小人才会去挑拨离间别人的关系,有道德的人怎么会被人攻心呢?”

     

    回答完这个答案后,杨雄很得意的说:“你们纵横家不是一直把鬼谷子的抵戏术和内楗术说的很神吗?你看,纵横家就算口才再厉害,即便是武涉、蒯彻两位纵横家一起出手,还不是不能拯救韩信,改变他们的命运吗?”

     

    关于这个问题,其实鬼谷子意识到了,比如他说:说莫难于悉听。游说一个人,最难的就是对方能听从我们说的话。那么应该让人乖乖听话呢?

    鬼谷子给了我们一个标准答案:说者听,必合于情。想让对方听我们的话,就必须要与对方心心相印,情投意合,双方保持在一个层次上。很显然打工者韩信对老板刘邦依然抱有幻想,心甘情愿的被刘邦道德绑架,不可能听从蒯通的谋略。所以有些人是说服不了的,有些悲剧是无法挽回,因为层次不同。所以对于这样的人,即便是谋略再精深,也无济于事。

    韩信依然是个打工者的心态,而蒯通是创业者的心态,双方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。蒯通的的创业者心态对于韩信来讲实在太高了,韩信终其一生也始终逃脱不了自己打工者的宿命,直到被老板开除那一刻才开始后悔没有及时创业。

    所以,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,层次越低的人,越容易被人利用。有些事情,时间会证明一切

    打工者韩信永远在等待老板的施舍与赏赐,心甘情愿的做别人的棋子,他只能成为一个高级打工者,一个有能力的打工者,始终不能成为创业者。一个打工仔的业绩做的再出色,也始终只是别人的工具,靠别人的脸色过活。其实当我们在感叹韩信的不幸,感慨韩信跳不出来的宿命时,看官,你是否感受到自己的不幸了呢?

    有多少人心甘情愿的成为做别人的棋子呢?又有多少人为一日三餐,蝇头小利,点头哈腰,苟且过活呢?

    你想获得的,正是你主动放弃的!

    所以如果想改变,就必须先从提高自己的思维格局开始,提高自己的层次开始,否则别人说的你就算听懂了,也做不到。就算别人想帮你,也无能为力。


    :越容易被人利用的人层次往往越低!,http://www.guigzi.com/186.html
    喜欢 (1)
    [[email protected]]
    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