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低调点,学会低头才能出头

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83℃

有人问,为人处世到底是高调些好,还是低调些好。

我答道:如果你想活成喜剧,就尽量低调些。反之,高调也无妨。

人生是一场悲喜剧,但归根结底还是悲剧。畅读史书,我发现能把自己活成喜剧的,终归还是少数。

当我读李白的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”时,忽然想起一幅画《春山伴侣图》,这是我们的主人公唐伯虎最好的一幅画。

 

人在浩瀚的世界里,与花与草,与鸟与虫何异?生而为人,生来孤独,死也寂寥。我一直在参悟生死,却无所得。直到我听到了卢武铉人生最后的一句话:

 

“别伤心,人的生死,只不过是自然规律而已。”

 

这句话仿佛就是为我们翻译唐伯虎的《绝笔》:生在阳间有散场,死归地府也何妨,阳间地府俱相似,只当漂流在异乡。

 

 

公元1739年,张廷玉编撰的《明史》完稿。只比王阳明大两岁的唐伯虎终于还是得到了官方的认可。但是篇幅并不重,只有区区265个字,给人的印象就一个字:狂。狂不一定是坏事,王阳明也狂。

 

一个年轻人不狂,那还叫年轻人吗?有一次私塾老师问唐伯虎和文征明:

“孩子们,你们长大的梦想是什么?”

“我要做官,很大很大的那种”唐伯虎说。

“额…我要回去问问我爹。”乖宝宝文征明说。

而王阳明面对相同问题时,只说了五个字:

“我要做圣人。”

虽然同是江浙人,但唐伯虎与王阳明并无交集,虽然只差一点。可这一点,或许永远不可逾越,为什么呢?

 

亲,一个大明王朝的状元,厅级干部的子弟和一个开小酒馆的儿子是两个不同的阶级。所以他们都生活在平行的世界里,各自演绎着人生的悲喜剧。

 

别说王阳明了,就连唐伯虎在官三代祝枝山面前,都觉得矮对方一头,再咋说人家祝枝山家也是吃公粮的,可是一个开小酒馆的小老板,在市农工商里,排在最后。

 

当祝枝山在吟唱“长途只是水连天,好景惟应月带烟”时,唐伯虎还在厨房演奏着锅碗瓢盆交响曲呢。

 

看官,阶级这件事,其实一直存在。你必须要承认公务员和大学教授的儿子能得到更好的资源。而唐伯虎跟你我一样,只是个底层小人物而已,没钱、没权、没背景。根据剧情,唐伯虎会子承父业,成为一个小酒馆的主人。

 

但是人家有才啊。可即便如此,唐伯虎最多也就算是个有才的小人物。

 

可他生在了一个超级自由的时代。如果你让我选择穿越到明朝,我只选两个时代,要么是仁宣时代,要么是弘治正德年间。

 

你想王阳明公开怼朱熹居然没事,《金瓶梅》居然能成畅销书,而唐伯虎画了大量的春宫图居然没被查水表,你说呢?这可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的糟粕啊。

 

是的,历史教科书上写的“明中期资本主义萌芽”就是这个时代。既然是资本主义萌芽,说明商人的地位不会那么卑微了。否则唐伯虎也只能跟李白一样,不能参加科举。虽然唐伯虎并没有比李白强多少。

 

经济和文化是相辅相成的关系。当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后,就会自主的追求精神需求。比如诸位看官对《鬼谷道》的抬爱就是酱紫。

 

为什么诸位会对纵横学感兴趣的呢?是因为如今是阶层固化的前夜,我们尝试通过学习打破阶层的牢笼。如果你现在还心甘情愿的做个傻白甜的话。几年后,你会恍然大悟,此时此刻正在错失最后的机会。

因为规范和规矩,是纵横家的死穴。

你能做的就是,削尖脑袋往上拱。唐伯虎也是如此,要想改变自己的阶级,方法只有一个,就是参加高考,是不是感觉很眼熟?是的,高考很重要,但也是大多数人的噩梦。可对唐伯虎是个例外。人比人气死人呐,你努力的终点,或许也只是人家的起点。

 

高考前夕,唐伯虎在干嘛呢?他并没有通宵达旦的温习功课,而是去青楼做了些少儿不宜的事情。倒霉的是居然还抓了个正着,要不是有人说情,唐伯虎的高考生涯就这么结束了。别觉得奇怪,明朝时江南的“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”风气就是这样。想想西门庆,你也就释然了。

我们一直说唐伯虎是个狂人,他的这种狂是不自知、没心没肺的狂。他是一个自负才气狂放不羁的人,一个没有被岁月磨平棱角的人。而王阳明的狂里带着狡诈。

 

世界很公平,永远不会给一个人太多。25岁前,唐伯虎凭借才华,顺风顺水,逍遥快活。可是,在25岁这一年,唐家忽然全家死光光了,这点很诡异。这一年,他爹、他妈、他儿子、他媳妇、他妹全死了。人生最倒霉的不过如此。有时候人生很无厘头,不讲因果,我们只能说人生如戏了。

 

“果然我是天煞孤星!”

这一年,放荡不羁的唐伯虎消失了,唐白虎出现了。“伯”通“白”,白虎是世间克星,他觉得是自己不好的名字克死了这么多亲人。唐伯虎尝试着放逐自己,这个才20多岁的年轻人已是满头白发。

 

岁月无情,但人有情。看到唐伯虎日渐消沉,发小祝枝山出现了,他拍了拍唐伯虎的肩膀说:

 

“唐兄,人生本就悲喜无常,别荒废了自己。你要振作起来,你想重振家业,就必须金榜高中。还记得你儿时的梦想吗?”

 

有时候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天才如果努力起来连自己都怕,唐伯虎在29岁的这一年,参加应天府公试,得中第一名“解元”,震惊了苏州城。

 

这件事的确让人不可捉摸啊,有些人天天秉烛夜读,却最终名落孙山,比如祝枝山,这哥们考到53岁,还只是个举人,连他儿子都考上进士了。可唐伯虎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考了江苏省第一名。

 

考了个解元,虽然进了体制,领了张公家饭票,但是也只能做个底层公务员。但是唐伯虎已经狂的没边了,又开始放飞自我,继续风花雪月了。

 

如果上天眷顾唐伯虎的话,他应该靠自己的努力考上进士,走向了成功,上演一出励志大戏。可是你别忘了,唐伯虎是个十足的倒霉鬼。

 

俗话说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那个放荡不羁的唐伯虎又回来了,他接着狂,整天在烟花酒地里流连忘返。给他点阳光,他就灿烂了。

 

发小文征明给唐伯虎写了一封信好言相劝:“伯虎啊,俺爹说你老有才了。就是做人有点狂,恐怕一事无成。”原话是:家父言子畏之才宜发解,然其人轻浮,恐终无成。

 

什么是真朋友?这就是。所谓朋友就是你在功成名就时,为你喝彩。当你失意落魄时,给你关怀。酒是旧的香,朋友是老的好。

很显然唐伯虎不明白这个道理。只见唐伯挥笔泼墨,随手就写了一封《与文徵明书》说道:我生来就是如此,你看我不顺眼,那就别和我交朋友了。我朋友那么多,又不差你一个,比如我的老朋友,江南国民老公徐经,又有钱,又有文化,长的还帅。

接着第二年他就给我们表演了教科书般不作就不会死的剧情。

 

“唐伯虎啊,或许你不知道。虽然徐经有钱,但是后世人只记得他是徐霞客的高祖父。而文征明却成了文坛大家。别看不起任何人。多年后,你会发现,曾经你看不起的人,混的都比你强。”

 

这一点也别奇怪,你要知道,势利眼一直是江南特有的风气。时至今日,很多江南人还是看不起江北人。这种优越感从明中期就已经有了。

 

如果一个人狂到连孰是孰非都分不清,即便他是个天才,那也只是个庸俗的天才。

 

 

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朋友,有钱的朋友、贫穷的朋友、义气的朋友、势利的朋友。但是如果你太狂,就注定没朋友。

 

谁都喜欢认识有钱的朋友,可是有钱,那是人家徐经的钱。作为江南首富徐经是那种“放眼江南,谁有钱也没我有钱。”

他和唐伯虎两人,一个有才,没财。一个有财,没才,也是珠联璧合了。

 

可是,人生际遇本就是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。如果唐伯虎没有和文征明绝交的话,如果唐伯虎不认识徐经,那么唐伯虎会考上进士,跟王阳明就必然会有交集。如果徐经不认识唐伯虎,也就没徐霞客了。

可是人生,没有如果。

 

唐伯虎的劫难,第一次嫖娼被抓是自己作的,第二次全家遭遇厄运是上天的安排,那么第三次唐伯虎又开始作了。

 

1499年是明朝弘治期间最鼎盛的时期,史称“弘治中兴”。这一年王阳明和唐伯虎都北上参加了科举,当时唐伯虎和王阳明的距离,只差0.01公分,但是他们还是没有成为朋友的缘分。王阳明也是这一年考上的进士。唐伯虎呢?他其实也考上了,但是又被撸掉了。

 

这一年明朝发生了轰动一时的“程敏政泄题案”,民间又称“唐伯虎舞弊案”,主角正是唐伯虎。

倒霉鬼喝口水都塞牙。有时候无数个偶然凑一起就成了必然。我们来简单介绍一下案件:

 

出题官:程敏政,为人高傲。史料记载“因自傲为人所疾”。说白了就是狂人一个,谁也看不起。

 

考生:土豪徐经,才子唐伯虎。

 

本来这些人是风流马不相及的关系,可是“猪队友”徐经硬是用钱把他们串在了一起。当王阳明们都在备考时,徐经却带着唐伯虎却提着礼物,骑着高头大马,在京城招摇过市。干嘛去呢?搞关系。

 

本来一个人活络是好事,可是徐经和唐伯虎也太活络了。但即便如此,给备考老师送点礼,为以后的仕途铺路也不是说一定就不可以。但是坏就坏在,这个故事里的主角全特么是狂人。

 

“唐伯虎啊,你特么就不能低调点,低头做事会死吗?”

监考老师老狂人陈敏政带着唐伯虎和徐经两个小狂人,组队开始作了。程敏政觉得自己很有才,于是出了一道刁钻古怪的题目。他出的“问策题”是从一本古书《退斋记》中摘出来的。可是这本书大部分人都没看过,考生们看的一脸懵逼:

“这个老师没教过啊”,估计连王阳明也是难的直摇头。

但是疑点出现了,唐伯虎在考试前好死不死的玩押题游戏,对着天下才子说,这次考试必定考这题,人家都以为他吹牛的,结果真应验了。

 

如果这样也没关系。好死不死的,程敏政在改卷时,听说有一人的文章写的很好,正中题眼。程敏政微微一笑说道:“此人必然就是唐伯虎。”

如果这些都合理的话,更蹊跷的是,徐经也答对了。偶然太多了就成了必然。不久之后京城就出现了流言蜚语,盛传“江阴富人徐经贿金预得试题”。京城是什么地方?是天子脚下,天子都没狂,你唐伯虎算老几,在天子脚下还想出风头?老板朱祐樘震怒下令彻查。结果所有人都倒了大霉了。唐伯虎的进士就这么被撸了,并且终身不得参加科举,终于混成跟李白一样了。

 

鬼谷子说“众口烁金,言有曲故也”,鬼谷子告诉我们:三人成虎,人言可畏。因为语言是可以把事实歪曲的,有些谎言说多了就会被误认为是真相。一个人说你唐伯虎作弊的,没关系,两个人说,也没关系,但是很多人都这么说,即便是假的,也成真的了。

 

坦白说,唐伯虎有没有作弊呢?没有。但是为什么变成舞弊呢?还记得老狂人程敏政和小狂人徐经吗?正史记载,是徐经花钱干的好事。有人想搞程敏政,有人想搞徐经和唐伯虎,因为他们实在太狂了。

 

咱们从来都是个内秀的民族,谁狂灭谁。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俗话又说枪打出头鸟,有人狂就自然被人惦记上了。

 

要插一句,在唐伯虎的这一届的考生里还有一个同学叫顾东桥,后来他扶植了一个人叫张居正。但是怕张居正太狂,顾东桥故意让张居正落榜。或许就是汲取了唐伯虎的教育吧。而顾东桥后来跟王阳明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。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唐伯虎的确是有机会和王阳明有交集的。

 

看官,切记,只要你在中国待一天,哪怕一秒钟,别狂。

 

一个人再牛逼,始终斗不过命运,终归会输给时势啊。挣扎了良久,我们的唐解元最终向命运投降了。

 

《易经》乾卦初九曰:潜龙勿用。潜龙:就是有本事有能力的人深藏不露。勿用:就是不要太高估自己,不要太自信,过分的自信就是自负。就算你是一只有真本事的龙,时机不成熟,你也要做一只潜龙,夹起尾巴做人,做人低调点,没坏处。

 

唐伯虎一生的劫难都出现在30岁之前。不管你多有才华,这时候你唐伯虎就必须要做一只深藏不露的潜龙,耐心的时机,时机不成熟时,不可盲目现身。

 

祝枝山明白这个道理,文征明明白这个道理,唯独唐伯虎不明白这个道理。天意不可为,唐伯虎的一生的悲剧主要是还是自己作的。

 

做人谦逊点,低调做人无论在商场、官场、还是职场斗争中都是一种进可攻、退可守,看似平淡,实则高深的处世谋略。

 

就如鬼谷子说的:以阳动者,德相生也。以阴静者,形相成也。做人低调点,要学会审时度势。一个人在上位时要修心立德,建功立业。在下位时要知行合一,聚集力量,正所谓德行定终身。

鬼谷子生怕我们不知道,又说“欲高反下”,一个人想爬的更高,就需要学会谦逊。

 

到底怎么做呢?像王阳明那样。你要知道,其实王阳明一生所遭遇的劫难并不比唐伯虎少,但是他总能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,这不是天意,而是他的一直在修行。

做人低调点,因为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。

写在最后

最后我们用唐伯虎的诗结尾:

李白能诗复能酒,我今百杯复千首。

我愧虽无李白才,料应月不嫌我丑。

我也不登天子船,我也不上长安眠。

姑苏城外一茅屋,万树梅花月满天。

 

唐伯虎最终也没能出头,我们的狂人最终选择了自我放逐,终日借酒消愁,心死神伤。我本以为是我一厢情愿的把唐伯虎和李白对标。但其实,人家唐伯虎自己在《把酒对月歌》里,就借李白抒情了。

 

看官,莫怪今天的笔法不灵动。看完唐伯虎的人生,我的内心阴郁良久,就如窗外寒夜白雪,冰冷刺骨。

 

写唐伯虎,写了第一稿,我就准备放弃的。因为他的人生与风流倜傥本来根本没有丝毫关系,更多的是孤苦凄凉。

 

而我坚持的理由是,因为我也在江南。江南的冷是刺骨的阴冷,而唐伯虎却在刺骨的世界里生活了一辈子。尤其当我读到他写的“三日无烟不觉饥”时,更是加重了这种情愫。

当李白在缅怀鲁仲连,当唐伯虎在怀念李白,当一个江南的小人物在探寻他们的故事,不禁感慨:

 

人生有不同的精彩,却有相同的凄凉!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做人低调点,学会低头才能出头

喜欢 (2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