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事的最高境界,不过圆滑二字 - 鬼谷子

处事的最高境界,不过圆滑二字

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108℃

这个世界上的牛人有很多,但我只服一种人,他们能够左右逢源,八面玲珑,他们有个外号叫:

不倒翁。

 

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不倒翁的原理。古人云:虚其中而实其底,虽按捺旋转不倒也。用力学原理来解释就是:

 

重心越低越稳定。不管你怎么推不倒翁,它只会后退,只会旋转。你以为它怕你,其实它在卸你的力。

做人也是如此,越低调越圆滑越会打太极的人,就越稳定。

 

 

“李东阳,别藏着了,给我们表演一下你的处世绝学吧。”我相信如果李东阳会说:“我就是个普通人,你还是先介绍下其他人吧”。

 

那好吧,我们先介绍下朱厚照,他给世人留下的印象就是蠢萌蠢萌的,似乎什么事都干,唯独不干正事的主。

 

真是这样吗?

 

明史是清朝人编的,如果把朱厚照先生写的英武不凡,那满人的形象怎么树立?所以明史里把朱厚照先生涂抹的不像样子。这不奇怪,你想知道的历史真相其实只有四个字:

 

成王败寇。

 

朱厚照先生是啥样的人呢?有一次刘健、谢迁以及我们的主角李东阳先生试图说服朱厚照开除掉刘瑾时,你知道朱厚照怎么说的吗?

 

天下事岂皆内官所坏?朝臣坏事者十常六七,先生辈亦自知之。朱厚照清醒的明白,大明帝国最大的矛盾不是宦官,那只是自己养的一条狗。最大的矛盾是君权和相权的矛盾。这是很多现代的企业的最根本的矛盾之一:老板和员工的矛盾。

 

在朱厚照看来:这个世界上,比宦官更坏的是你们这些员工,你们最好有点自知之明。

 

 

很显然,朱老板并不待见大明的这些高管们。但是老板为了企业能维持,却又不得不用这些人。朱老板并不蠢,他深谙权术,所以扶植了刘瑾用以钳制这些高管。这个手段着实高明,就好比影视剧里乾隆为了控制朝臣,用纪晓岚的同时,也会用和珅一样。一个是给自己做事的,一个是逗自己开心的。

 

这一招叫“插钉子”,别看老板整天嘴上喊“团结就是力量”,但实际上老板始终不会让员工团结一致,所以会在团队里插一根钉子。一来员工真的团结了,就会相互结党,一起拱老板,比如要求加工资,提高福利。二来团队要有业绩,就必须有竞争力。但凡有竞争就有输赢、有牺牲,只有赢家才能通吃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

老板,何乐而不为呢?所以每次员工之间发生矛盾时,老板常常会扮演调解人的角色,谁能给自己带来利益就偏袒谁。

对于老板而言,人品不是问题,做不出业绩才是问题。所以老板的公平往往是以企业(其实就自己)的利益为基础,并且为之发生倾斜。

 

谁对老板有利,就会偏向谁。

 

梳理了这个逻辑,我们就会发现,在大明公司里,朱厚照是老板,而宦官和内阁的关系,就类似和珅和纪晓岚的关系。

 

“让他们斗吧,斗的越凶,朕睡的才安稳。”

 

 

在这种风云诡谲的环境里,李东阳怎么生存呢?这不用我们推导,古人说的很明白:

 

“李公谋,刘公断。”李东阳善谋,刘健善断。是的,李东阳是个老奸巨猾,老谋深算的老狐狸。用老狐狸这个词来形容李东阳毫不为过,因为在职场游戏里,根本没有好人和坏人,只有赢家和输家。能不能举个例子呢?可以的。

 

有一个世家子弟去京城赶考,结果没中。作为主考官的李东阳看在这位公子他爹是状元的份上,居然大言不惭的恭维说:

 

“这次没考上状元,公子下回必中状元。来,写篇《状元赋》给我们看看。”于是那公子还真写了。李大人高兴的将其收为门徒。

 

那位公子就是王阳明。事实上王阳明一生也没考上状元,李东阳这么做其实是为了笼络人心。比如他面对唐伯虎又是另一幅面孔。

 

对,唐伯虎出事的那一届主考官正是李东阳,程敏政只是副手。舞弊案发生后,朱老板吩咐李东阳彻查,其实就是让李东阳自己查自己,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干净。果不其然李东阳给老板回复说:“给事中华昶弹劾程敏政泄题一案,经过臣等严加审查,发现唐伯虎、徐经二人均不在录取之列,有考官批语为证。”

 

根据李东阳的计划,只要证明唐伯虎根本没有考中进士,所以舞弊也就不存在了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唐伯虎的猪队友徐经居然承认了舞弊。见势不妙,李东阳果断后退,拍拍灰尘全身而退,眼睁睁的看唐伯虎成了炮灰。

 

“小唐啊,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,这都是命呐。”

 

 

面对小人物尚且如此,面对大人物,比如老板和同事,他是什么样的表现呢?

朱厚照是个让人头疼的主:聪明且狂,这是很多二世祖的特征。刚上台就扶植了自己的大伴刘瑾。别看刘瑾现在被世人唾骂,在当时他可是号称刘邦62世孙,其实他跟刘邦半毛钱关系没有,他姓谈,投靠了姓刘的太监而已。这家伙跟王振、汪直、魏忠贤号称明朝太监里的“四大天王”。

 

但是跟其他三位不同,刘瑾虽然坏,却也做好事,比如他还搞“刘瑾变法”,做的其实还不错。其中有一条就是:命令寡妇再嫁。潘金莲应该感谢刘瑾,否则的话,万万不能改嫁西门庆的。

 

这事一出,群臣们不干了,因为根据儒家理学讲究的是“饿死是小,失节事大”。比如有人问程颐先生曰:“寡妇贫苦无依,能不能再嫁乎哉?”

 

程颐的答案是:绝对不能。

 

彼时理学是明朝的核心价值观,彼时王阳明的心学还没顿悟出来呢。刘瑾和内阁的梁子是结下了,刘瑾在排挤文臣,文臣也在排挤刘瑾。

见刘瑾上位,群臣不干了,于是集体罢工。结果是,朱厚照的天平向刘瑾倾斜了,他要借刘瑾的手打压一下文臣集团。朱老板知道如果干掉了刘瑾,就意味着失去了制衡的工具。朱厚照才不会蠢到直接和文臣发生矛盾。还记得前面朱厚照的说话吗?

 

天下事岂皆内官所坏?朝臣坏事者十常六七,先生辈亦自知之。朱厚照完全不相信眼前的这些人。

 

拿破仑说过:绝对不要做你的敌人希望你做的事情,原因很简单,因为敌人希望你这样做。管理是共通的,所以朱厚照不会顺文臣的愿。

 

于是刘健、谢迁主动辞职,他以为李东阳会跟他们一起。

 

 

在送别宴上,李东阳痛哭流涕。

 

“怂蛋,你哭什么?当时为什么不跟我们一同进退?”史料记载:健正色曰:“何泣为?使当日力争,与我辈同去矣。”

 

李东阳什么表现?默然。

 

“兄弟,我还不能走。你真以为老板会开除刘瑾吗?做梦!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。”

 

李东阳想不想走呢?想的。但是朱厚照出奇了喜欢他,史料记载:东阳与健、迁即日辞位。中旨去健、迁,而东阳独留。耻之,再疏恳请,不许。朱老板多次挽留他,为什么呢?

 

他走了,谁来干活?还真指望那个死太监?更重要的是李东阳是个识时务的人,所以李东阳就是朱厚照安插在刘瑾身边的一根钉子。

 

如果你是刘瑾,你会爽吗?你肯定处心积虑的想拔掉这根钉子,但是他惊奇的发现,不管他怎么打李东阳,就仿佛在推不倒翁一样,这哥们先是后退,然后转几圈又回来了,甚至一个劲的向刘瑾抛媚眼。

 

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“立皇帝”居然格外尊重李东阳(瑾凶暴日甚,无所不讪侮,于东阳犹阳礼敬)。一方面是因为李东阳极力在讨好刘瑾,比如他竟然在草拟的圣旨中夸刘瑾“刚明正直,为国除弊”。此时的李东阳一味的后退,委曲求全。刘瑾当然也不想把所有大臣都折腾光了,于是二人之间达成了某种妥协,刘瑾至少表面上对李东阳相当尊敬,李东阳也投桃报李,时不时地给刘瑾拍拍马屁。

 

同时李东阳暗中拉拢了刘瑾的小兄弟:焦芳。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李东阳拉拢了一个他不敢得罪的人:朱厚照。

即便如此,请问李东阳怕不怕刘瑾?答案是很怕,不管刘瑾怎么排挤他,他的表现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,敢怒不敢言。史料记载:东阳悒悒不得志,亦委蛇避祸。

强敌面前,李东阳怂了。保命要紧,生存才是第一原则,只有隐忍的活着才有机会。

您会不会觉很窝囊?亲,我们讲的是一个真实的人,而不是英雄,有着人性弱点的人才是真正的人。

但是李东阳知道,有些事情,就算怕也要干。在风云诡谲的时势中,李东阳居然交出了一份出色的成绩单:

 

刘瑾整尚宝卿崔璿、副使姚祥、郎中张玮,李东阳施救。

刘瑾整给事中安奎、御史张彧,李东阳施救。

刘瑾整刘健、谢迁、刘大夏、杨一清、陈熊,李东阳施救。

 

这都是小case,有一次三百人弹劾刘瑾,当日被下诏狱,李东阳力救。这一次李东阳一口气救了三百多人。

 

这么玩,就算是超人也会被累死了。可是这时候李东阳遇到了与超人一样的困境:李东阳保全善类,天下阴受其庇,而气节之士多非之。这些人里也包括王阳明,实际上自此后,王阳明和李东阳再无交集。

 

“老子冒着小命不保的风险,拼命的去救你们,你们这帮孙子不说我好话就算了,还背后骂我,说好的良心呢?”

大明文臣都有道德洁癖的病,以至于门生罗玘劝李东阳早点退休算了。做好事还被人骂。老板装瞎,同事不理解,对手还排挤,彼时他真的被刘瑾孤立了。史料记载:内阁刘宇、曹元皆瑾党,东阳势益孤。

 

李东阳有次上朝,见到其门生罗玘,主动上去打招呼,罗玘视而不见,扭头就走。当晚李东阳收到罗玘一封信:“我今后再也不是你的学生,满朝正直的大臣都走了,你居然还在这里丢人。”

 

李东阳怎么做呢?东阳得书,俯首长叹而已。

 

“果然特么的没人理解我。假若我走了,这局游戏就输定了。鬼谷子说‘阳还终始,阴极反阳’,事情到了这般绝境,时势也该变化了。鬼谷子不是说“以阴静者,形相成”?隐忍那么久,我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。师弟,现在该你出马了,这局我已经给你谋划好了。

谋者,盗天下之势也。”

 

 

所谓的谋士,一般不会亲自动手,而是习惯借人之手去借刀杀人,这样才不会受到牵连。是的,李东阳是个谨慎到极致的人。

李东阳的这位师弟叫:杨一清。

正德五年,宁夏安化王朱寘鐇叛乱,李东阳建议启用被贬的右都御史杨一清提督军务,派张永为监军。

 

这件事和刘瑾有什么关系呢?李东阳深知杨一清与刘瑾有“筑边糜费”冤案之仇,张永虽是阉党太监,但早已跟刘瑾势不两立。

 

杨一清临行前,收到了李东阳的一份密信,随即放入袖口。半道上,趁着夜深人静,打开一看,里面夹着一张纸条:孝友毅然,期此行有功,得间以为,子余字知。

什么叫“子余字知”呢?其实就是有些话不可说透,你懂就行。这是暗语,就算刘瑾看见了也发现不了什么。李东阳话里有话的告诉杨一清,要结交张永,为铲除刘瑾做好各种准备。杨一清自然领悟到了李东阳的良苦用心。在行军途中,他用计激怒张永,迫使其下决心揭发检举刘瑾的罪行。

 

你以为杨一清和张永这对刘瑾的仇人,真会那么巧凑一起吗?都是事先谋划好的。

 

四个月后,刘瑾凌迟伏诛,彻底凉了!

 

 

公元1510年,阉党被铲后,王阳明获得了重生了。但是他再也没有跟李东阳发生过任何关系,其实不仅是王阳明一个,是所有人。

 

李东阳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独的人,阉党憎恨他,世人厌恶他,被千人所指。以至于史料记载:“长沙李文正,林下每谈及正德初年,未尝不恸哭”。

 

他在痛哭什么呢?是痛哭当时一念之差未与同僚们同进同退,痛哭自己的行为不被同僚理解,还是痛哭那些获罪离去的同僚自己无力挽救?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这个老人在经历了无数风雨后,已经心力憔悴了。

 

世人皆认为杨一清是诛灭刘瑾的英雄,却不知道李东阳才是幕后的布局者。杨一清做的是能看见的东西,李东阳做的是看不见的事情,即便做了也不能承认,就如鬼谷子说的:隐貌逃情,而人不知,故能成其事而无患。

 

谋划要懂得消除痕迹,伪装外表,隐藏实情,使人无法知道是谁办成的这件事。这样,办成了事,却不会留祸患。

 

或许你会说,这有些牵强了。亲,李东阳是认真读过《鬼谷子》的,比如他曾经撰写的《合纵连衡论》中说:捭阖张弛,惟其所命,其为变也,不已极乎!

 

李东阳试图告诉世人,捭阖张弛的权谋,唯纵横家所用。纵横术所带来的变化不也已经到了极致了吗?

再通俗的理解就是,懂得捭阖权谋,学会耿直却又圆滑,坦诚却又世故,讲实惠却又重义气,放纵却又隐忍,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人,才能干大事。

就如鬼谷子说的:如阴与阳,如圆如方。做人要学会有时阴柔,有时阳刚。有时候方直,有时圆滑。

就如尼采说的:成熟不过是个性被磨去了棱角,变得世故而圆滑了。

人生在世,秉持信念正直的走下去虽然没有错,不过因此而无法行动的话,倒不如试着圆滑一下。柔和圆滑的做人,也没什么关系。

圆滑做人,是对别人极大的尊重。圆滑做人,是对自己利益最好的保护。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处事的最高境界,不过圆滑二字

喜欢 (6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