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要懂点套路,别被人利用了你善良

    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478次浏览 已收录

    润之先生在读冯梦龙的《智囊全集》时,读到孔子的弟子子贡一出,“存鲁、乱齐、破吴、强晋而霸越”,在十年之中使五国皆有变,然后评论道:“真是纵横之祖,全不似圣贤门风。”

    随即润之先生又说了一句话,相信你绝对想不到这话居然是润之先生说的。注意哈,这话不是阿信说的,是润之先生说的,他说:

    “什么圣贤门风,儒术伪耳。孟轲、韩非、叔敖通辈,都是纵横家。”

    通透!

    什么儒家、法家其实都是纵横家们糊上的道德仁义、法制改革的外衣,这些人其实都是用纵横家的方法在兜售着自己的产品而已。

    大彻大悟,应该就像润之先生这样的,一眼就看穿的孟轲、韩非子的把戏,看人总是能看到人的本质。

    多说一句,《智囊全集》是润之先生评点最多的一部书。想读《智囊全集》原本的朋友,可以添加阿信个人微信:ggzznt。


    我们是要感谢孟轲老师的,因为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透露点纵横家的套路。

    “孟轲先生,出来吧,给我们施展一下您的纵横绝学吧。”

    如果孟轲听到这句话,一定会义愤填膺的说:“什么套路,我不懂啊”,这符合人物性格特征,就润之先生说的:

    儒家多伪。

    其实关于套路这件事,不仅是阿信感兴趣,齐宣王田辟疆也很感兴趣。比如有一次两人唠嗑,田辟疆就直接说:

    “先生给我讲讲霸道的套路吧。”

    为什么田辟疆要问这个问题呢?商鞅就是凭霸道的套路让秦国富强起来的。

    孟轲听后不屑的说:“骚瑞,这个祖师爷没教啊。要不,我跟您唠唠王道?”

    关于这个问答,田辟疆是肯定不高兴的,战国是动荡时期,你给寡人讲三王的大道理,有毛用?

    这件事,商鞅其实也干过,他先跟秦孝公嬴渠梁讲帝道、王道,听的秦孝公云里雾里、昏昏欲睡,直到讲了霸道,才打动了嬴渠梁。孟老师很显然没汲取前辈的教训。其实也不能怪他,儒家本来就是只讲道德,不讲方法的。

    孟轲想说的王道长啥样呢?四个字:以德糊人!

    因此田辟疆一脸嫌弃,不屑的说:“靠德也能称王?”

    孟轲两眼顿时发亮,激动的说:“是啊,田总,道德仁义可是好东西。不瞒您说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有道德的人。”注意,孟轲说这话不是一时兴起瞎说的。性本善就是他提出来的,他认为人人都是善良的。

    田辟疆听了这话,差点笑出声儿来,说不定还会唱一句:像我这样聪明的人,早就告别了单纯。于是打趣道:

    “老孟啊,你觉得我善良吗?”

    就等你这句呢!老孟发现了沟通的突破口,于是他开始滔滔不绝讲起了那个老段子,大概意思是:有一天,有个厨师牵着一头牛去准备杀掉。恰巧经过宫殿前,田辟疆看见了,于是让侍卫把牛放了。

    孟轲说:“田总,您当然善良,你对一头牛都充满了爱。您的这份爱就能让你天下无敌。”

    我坚信孟轲一定是爱心泛滥的慈祥老人。我坚信这哥们是没上过战场的。两军交战,你死我活的时候,你来一句:“认输吧,骚年,我是个充满爱心的人。”

    你猜敌人听完后,会不会被你的爱感动,哭的稀里哗啦?

    痴心妄想!


    一个人讲道德仁爱一定是好的,但让每个人都讲道德就太理想化了。因为道德仁爱,是对人的最高标准。

    最近,鬼谷道很多伙伴问类似的问题:有朋友借钱不还,咋整?其中有一个伙伴足足被朋友借走了上千万,整整8年时间,他方才思考:

    似乎朋友想借钱不还。

    8年时间,他在等什么呢?他希望朋友回心转意、良心发现,主动把钱还给自己吗?有时候,有爱心是好的,但是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我坚信,再等100年,对方也不会良心发现。

    在真金白银和爱之间,你猜,人们会选什么?

    我们必须要明白:爱并不能解决一切。你对别人的爱,有时候只是一厢情愿,并不能让对方良心发现,回心转意。比如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套路叫:

    以爱的名义玩套路你。既然有人喜欢讲感情,那就用感情打动他们,让他们乖乖掏钱。

    谈钱伤感情,但是谈感情伤钱。

    有人信奉:真爱无价。但所谓的无价反过来说:一文不值。那些以爱的名义借钱不还的人,他们实则利用的就是你近乎单纯的爱。

    鲁迅说: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国人的。人们会用爱来伪装自己。只有在利益面前,才会暴露出自己真实嘴脸。比如营销学里就有个方法叫:情感营销,奉行的逻辑是:把爱说出去,把钱收回来。这种营销方式通过情感与产品的对接,用情感打动消费者,进而为之买单。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多人都是在:

    以爱的名义赚钱!


    言归正传,孟轲其实一直在给田辟疆狂打鸡血,有没有效果呢?有的!

    田辟疆感觉很受用,为什么呢?因为他认同的孟子的性本善论吗?天真!

    这其实另有隐情。田辟疆之所以感觉很受用,不是被孟轲的王道说动了,而是因为田辟疆没杀牛的事情传出去之后,成了一个笑话:

    “田老板,真抠门,连一头牛都舍不得杀掉。”

    我敢保证,这个传言的逻辑是说得通的。比如在孟轲的怂恿下,齐国趁燕国之乱,杀了苏秦的亲家子之,并将之碎尸万段。

    这时候,你特么说你不忍心杀一头牛,那就真“呵呵”了。

    孟老师有时候也真是擅长睁眼说瞎话的,你们两连人都敢杀,现在又假情假意的对一头牛充满爱了。

   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吹牛吗?

    于是两人继续卖力的表演。田辟疆为自己辟谣说:我实在不忍心看牛发抖的样子,没有罪过就被杀(即不忍其觳觫,若无罪而就死地)。

    孟子安慰道:君子之于禽兽也,见其生,不忍见其死。闻其声,不忍食其肉。是以君子远庖厨也。

    我擦,有时候觉得儒家要是虚伪起来,就真没纵横家什么事了。孟轲的这句话听的我浑身鸡皮疙瘩:君子们看见小动物,看见它活着,就不忍心看它死。听见它的声音,就不忍心吃它们的肉。所以君子总是跟厨房总是保持距离。

    你看,我对小动物都那么有爱心,我多善良!拜托,您那么有爱心,干脆就别吃肉啊。您不去厨房算是哪门子事?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逻辑吗?

    这就好比:我看见有人在做坏事,我就把眼睛闭上,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有人借我钱不还,我就等,用爱去感动他,总有一天他会良心发现还钱的。


    听到孟轲的一通吹,田辟疆心里美滋滋的,终于为自己的抠门找到安慰了。就好比那些借钱不还的人,总是在安慰自己,不还钱是怕朋友拿回钱后会学坏,万一沾染上恶习怎么办啊。

    所以不还钱是天经地义的,这都是为了朋友,就让我帮朋友操心花钱这种小事吧!

    田辟疆感慨的说:“我心里在想什么,你总能揣摩到。哥们,你懂我。”(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夫子之谓也。)

    本文推导并非空穴来风,因为田辟疆自己也说:我乃行之,反而求之,不得吾心。关于我放了一头牛的这件事,我认真的想了一下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    呵呵,说不定就是小气、抠门呢?

    但是重点是下一句:夫子言之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

    田辟疆拉着孟轲的手说:“听了老铁的一番话,说到我心坎里了,戳心了。”


    你以为我在吐槽孟子吗?怎么会呢?我们今天讲的其实是“戚戚”两个字,我说这是鬼谷子的一个秘术,你信吗?

    一说到“戚戚”这个词,常规理解就是忧伤,比如李清照的词:凄凄惨惨戚戚。

    田辟疆说的:夫子言之,于我心有戚戚焉,我们如果翻译成:

    “孟先生说的这席话,让我的心里很忧伤。”

    这明显就不通了,很显然“戚戚”不能翻译成“忧伤”,那应该怎么翻译呢?

    “孟先生说的这席话,让我有强烈的共鸣,触动了我。”

    因此,“戚戚”应该是指心有所动,产生共鸣的意思。那跟鬼谷子有几毛钱关系呢?关系大了。鬼谷子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

    戚言者,权而于信。

    古往今来,无数人的翻译是:说忧伤的话,因为善于权衡,为了求取忠信的美名。

    差评!忧伤就显得自己忠信了?鬼谷子不是让你装深沉摆酷。这又是翻译者们的神逻辑。我想对这样的翻译们说一句话:

    “诸位都是垃圾!”

    上文中,孟轲给我们完美的表演了“戚言术”这套技法的实战用法。他想跟田辟疆讲王道,并不是一番大道理,而是一直试图去触动田辟疆。终于他从牛的身上找到了秘钥。

    其实孟子的说辞是没问题的,有问题的是他的产品。

    戚言,明显是说让人心动,让人产生共鸣的话,由于善于权衡对方真实心理,自然就能显得自己忠信。

    有人会说了,权不是权力吗?

    孟子会瞪你一眼说:权,然后知轻重。度,然后知长短。权不是权力,权是为了知道轻重。使用戚言时,你要知道对方心里重视什么,关心什么。

    就如鬼谷子说的:审其意,知其所好恶,乃就说其所重。认真的分析对方的心思意图,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,然后就用他们重视的问题游说。我们来概括一下,鬼谷子的这个被误解千年的秘术:

    戚言术:说话时候,要说那些能打动别人,说别人关心的话,权衡能让人产生共鸣的话题。

    正所谓:

    对于有共鸣的人,字字诛心。
    对于没共鸣的人,句句矫情。

    当您看到这篇文章时,了解戚言真实用法时。或许这是2500的漫长岁月中,第一次有人触摸和领会了鬼谷子的真实思想。

    感谢润之先生(注:毛主席,字润之)。

    感谢孟轲先生,哦不,纵横家孟轲先生。


    :做人要懂点套路,别被人利用了你善良,http://www.guigzi.com/2087.html
    喜欢 (3)
    [[email protected]]
    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