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太多的人,很容易被人算计

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73℃


在一次饭局上,众人在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套近乎。坐主位的胡哥小酌几杯过后,红光满面的感慨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”

胡哥有些微醺了,眼看高朋满座,虽无丝竹之乐,也需有荤黄段子助兴。遂自告奋勇高歌一曲,讲起了段子过后,赢得众人连声喝彩。胡哥尚觉不过瘾,于是兴趣盎然的背后枉然开起了董事长的玩笑。后来此事传到了领导耳畔后。

胡哥,卒!

祸从口出,人生在世,请时刻告诫自己:毋交浅言深,有防人之心,无害人之意,禁偷奸耍滑,切勿嚼人舌根。


这让我想起曹雪芹笔下的一个人物,他连名字都没有,叫:门子,其实就是个跑腿的差役。

话说林黛玉的家庭教师贾雨村通过疏通关系,好不容易到应天府上任,随即就接了一件案子,其实就是“我爸是李刚”的古装版。有个冯家的仆人因主人被人打死告了一年的状,竟无人受理。贾雨村听完案情不禁大怒道:“岂有这样放屁的事!打死人命就白白的走了?”于是准备马上下令要抓凶手。

这时候门子出场了,“只见案边立的一个门子使眼色儿”,贾雨村马上心领神会,宣布退堂。

到了后堂,门子开始攀交情,讨好贾雨村:“老爷一向加官进禄,八九年来就忘了我了?”原来这门子本是葫芦庙内一个还俗的小沙弥。

知晓门子身份后,贾雨村“和蔼”的说:“原来是故人,坐了好谈。”

两人一番寒暄过后,门子开始分析案情:原本两个好男风的人,突然想变成直男,为争一个被拐的婢女大打出手。薛宝钗的哥哥把破落户冯渊给打死了。案情并不复杂。但是门子道破了玄机:复杂的是,薛家是“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”,有钱有势。得罪了薛家就等于丢了“护官符”。

那么就尴尬了,怎么办呢?雨村便笑问门子道:“如你这样说来,却怎么了结此案?

门子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,于是说:“老爷为何反成了个没主意的人了。明天您只要虚张声势,做个道场,说冯渊和薛蟠命里相克,假说薛蟠已经得病死了,然后让人贩子认罪,赔点钱给冯家就完了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件事可以讨好薛家。贾雨村权衡再三,觉得有道理,所以依计行事。事后,贾雨村还特意给薛蟠的舅舅写了封信:“令甥之事已完,不必过虑”。

门子帮了贾雨村大忙,顺利的结了案,还勾搭上了四大家族,得了人情。贾雨村是不是应该重用自己的这位故人呢?

想得美。这件“葫芦案”因门子而起,自然也因门子而息。这都不重要,关键是贾雨村发现:我跟门子似乎不熟啊。权衡再三,还是要把“门子”给做掉,免留后患。

因此“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,远远的充发了他才罢”。

曹雪芹在评价王熙凤的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”,似乎对门子也一样使用。

门子估计心里郁闷极了,老子帮你那么大忙,你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?

“是啊,我本来跟你就非亲非故,再说咱们本来就不熟。”

人心隔肚皮,永远不要去讨好你不了解陌生人。有时候说的越多,错的越多,你只会被人算计。


很多时候祸患都是我们自找的。韩非子讲过这么一个故事。当然主人公还是宋国人。在战国时代,宋国就约等于是傻叉的代名词。为什么呢?因为宋人是殷商的后裔,而且又是个弱国。所以诸子百家们,自然就以埋汰和黑宋国人为乐,比如拔苗助长、守株待兔,或许这就叫政治正确吧。

话说从前在宋国有个土豪。有一年夏天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雨,把土豪家的围墙冲塌了一段。土豪的儿子说:“爹地,赶紧把墙修好吧,万一小偷趁天黑从缺口爬进来就麻烦啦。”

土豪亲切的拍拍儿子的头说:“好好,等雨停了,爹地就请人来修墙。”

过了一会,邻家老王看到倒塌的围墙,出于善意,也好心过来劝说:“你家的墙塌了,快修好它,不然会遭小偷的……”

“好好!我会修的……”土豪不快的说,心想:“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”

当晚,果然遭小偷,土豪家被偷走了不少财物。

土豪的儿子说:“哇!果然被偷了!是从那缺口进来的。”

富人赞许的说:“乖儿子,真聪明,你判断非常正确。”,接着胸有成竹的又说:“不过,爹地心里知道谁是小偷。真正的凶手只有一个,他就是隔壁的邻居,我这就去找他算账。”

明明是同样的一句话,亲儿子说的就叫聪明,而隔壁邻居说的就叫别有用心。相信躺着中枪的邻居内心会嘶吼:

“我是好心呐,我明明是好心呐。”

可是又有什么用呢?

如果关系没到位,说再多也是废话,关系决定了人与人之间信任程度。


应该怎么办呢?我觉得,应该像诸葛亮学习。

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儒家倡导“立嫡长子”,但实际上后世嫡长子继承的家产的反而很少。比如刘表也是这个毛病,不喜欢大儿子刘琦,特别喜欢小儿子刘琮。

一看亲爹这么玩,大儿子刘琦顿感不妙,肿么办呢?问人吧,问谁呢?好亲戚诸葛亮啊。是啊,刘表是诸葛亮老婆的亲姨夫。有时候,阿信会说,三国争霸打来打去,很多时候都是亲戚在争家产,这话不是没有来由。

作为亲戚,这点忙,诸葛亮会不帮?哪怕说几句好话也行啊。

嘿嘿,人家诸葛亮还真不帮。为什么呢?帮了刘琦,不就得罪了刘表和刘琮了吗?再说了,清官难断家务事,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,诸葛亮是不做的。

这让刘琦为难了,怎么办呢?上屋抽梯!

有一天,刘琦就请诸葛亮喝酒,喝到半晌,刘琦就神秘的说:“表哥,我这有部古书,要不要一起看看?”

诸葛亮一听来了兴趣?不会是《鬼谷子》吧。于是他跟着刘琦就上了楼,进了藏书阁。见诸葛亮上楼了,刘琦马上撤掉楼梯,在没有任何耳目的情况下,刘琦说:“表哥,我后妈实在容不下我。现在上不着天下不挨地,也没有窃听器,求您指点小弟的人生。”

作为大表哥,诸葛亮实在没办法,只好说一句话:公子岂不闻申生、重耳之事乎?申生在内而亡,重耳在外而安。刘琦心领神会,趁着荆州的边境地区江夏的太守黄祖被孙权所杀,于是他申请去江夏带兵,总算找到了一个保全自己的办法。

到底是诸葛亮,看似说了,其实什么都没说,看似没说,其实什么都说了。诸葛亮的这番话极有讲究,他半个字也不涉及刘表的家务,只是说了一个历史典故,根本落不下把柄。就算刘琦出卖自己,他也可以狡辩说:

“我什么也没说啊,一切都是刘琦自己在操作。”

说是聪明,不说是智慧,说话做事千万别丢了分寸。


俗话说:逢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。有时候,我们心存善意,总是喜欢主动的去帮助别人,却未知晓,有时候你的挖心掏肺,对别人而言,或许一文不名。

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,我们要学会找到人与人的边界,看清关系的亲疏,既不交浅言深,也不讳莫如深,做到知世故而不世故。无论是对事还是对人,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与过多人建立亲密的关系,也不要因为关系亲密便掏心掏肺,切莫交浅言深,应适合而止。

有一句歌词:最初的爱越像火焰,最后越会被风熄灭。还有个词语叫做交浅言深。

为人处世说话前,我们要明确关系进行到哪一个阶段,就应该表露出该阶段的亲近,如果关系还不到就过分亲密,其实是不讨人喜欢的。而且这种不合时宜的行为,也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和麻烦。

就如鬼谷子说的:其身外而其言深者危。如果关系还没到位,有些话说的太深入,说了不该说的话,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危险。话太多的人,很容易被人算计。

正所谓:
交浅而言深,
既为君子所忌,
亦为小人所薄。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话太多的人,很容易被人算计

喜欢 (0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