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输在说话上,老实人必须要学会的说话之道

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50℃

500年前,王阳明曾经有个期许:有朝一日,满大街的人皆为圣人。

500年后,王阳明的梦想实现了,满大街还真有很多圣人,多到在街上随便扔一块砖头都能砸死N个“圣人”,当然这个圣人是要加引号的。


古代圣人有个职责就是教人做人,比如鬼谷子就说:圣人之在天地间也,为众生之先。圣人生活在世界上,注定要成为芸芸众生的先导。

现代“圣人”也是如此。

既然是“圣人”,就自然要有圣人的腔调,比如绝不允许自己出错,哪怕是错了,也死活不能承认,甚至要告诉别人自己是对的。

有个胖圣人是研究成功学的,他有句名言:读书不一定有用,但一定比你瞎琢磨强。对于信徒们而言,肯定是要奉为圭臬的。

这位圣人说的这句话,着实高明,堪称经典,从正能量和功利心两方面着手,让人无法辩驳。前半句欲说还休,欲盖弥彰。后半句点明宗旨,读书是有效的,妙哉。

如果哪个恬不知耻的胆敢质疑这句话,信徒们马上就给你贴一个“读书无用论”的标签,正能量爆棚。仅仅如此还算是善良的,更有甚者会声泪俱下:你懂我的老师吗?我见过有人就是读他的书成功的。

嗯?如果这么说,鬼谷道里也有人通过学习升职加薪,生意兴隆的,我骄傲过吗?

读书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获得自由思想、独立思考的能力吗?读书的本质是赋予思维、传承思想而已。

果不其然,有一位矮大紧先生提出质疑:有人是靠翻书成功的吗?

这时候我就想批评矮大紧说话不动脑子了,您这么质疑“圣人”,就不怕被打入异端吗,你知道吗?

有时候你无法体会信徒们沉浸在“圣人”鸡汤里有多幸福。你能体会那种快感吗?你体会不了。如果你试图叫醒他们,就不怕被人责骂吗?

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,他们只是热爱那种假寐的快乐,在“圣人”的教诲下寻求心理安慰而已。如果有人叫醒他们,自然怒不可遏。

所以有时候当看到有人沉浸在鸡汤中无法自拔时,不成熟的人才会想去叫醒他?而成熟的人则会听之任之。

但是我选择原谅矮大紧,一来是因为我们都有“门客”的梦想。再者,请原谅我们的不成熟。

所以矮大紧注定会被“圣人”的信徒们嘲笑,并贴上“low”、“无知”的标签。有时候我的内心又会突然狡黠开始祈祷:

沉睡吧,东方睡师。

有人曾经因为拿破仑把中国说成“东方睡狮”而沾沾自喜,而你知道睡师为什么要沉睡吗?因为吸食了太多的鸦片,所以永远不会醒来。

有人问阿信:如何看待心灵鸡汤。

我答道:精神鸦片。

坦白说,这个评价是有失偏颇的,但放在这个时代却恰到好处。这就好比王阳明时代的圣人和现代的圣人也不是一个概念。

鸡汤,只是弱者精神上的麻醉剂。


请原谅我的不成熟。接下来,我不得不帮你解开现代圣人语录体的套路了。总结一句话:请时刻警惕那些说话时,喜欢用形容词和副词的人。

比如:读书不一定有用,但是一定比你瞎琢磨强。

注意这句话乍听起来无比正确,其实暗藏套路。比如在汉语语汇里:不一定、但是和一定就属于副词,类似的还有:全部、都是、肯定、绝对、必须……

副词有一个作用,是为了修饰语气用的。比如有一句口诀:副词修饰动与形,范围程度与时间。肯否估计与情态,语气频率用法全。

更有趣的是这句话里的“强”就是形容词,用来对比瞎琢磨的弱。

如果我们删掉一些副词和形容词,再来组织一下语言,中心思想其实就一句话:读书有用。

谁不知道读书有用,还要说吗?接下来我们做个对比,

“读书不一定有用,但是一定比你瞎琢磨强。”

“读书有用。”

你会发现前者更有煽动性,这就是语言修辞的魔力,把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说的引人入胜。我们再举几个例子:

努力一定会成功。

瞎琢磨的人总是失败。

喜欢辩论的都是聪明人。

一个人想成功,就一定要向强者学习。

为什么要用大量的副词呢?这是个有趣的问题。因为迷茫,无助和焦虑的人总是犹豫不决,试图通过权威的语录来帮助自己。而多用副词和形容词则会更容易让自己的语言有说服力,下面请憋足气,大声喊出来:

相信自己,你一定能成功。

浓烈的鸡汤扑面而来,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一定的事情?

万物皆是相对的。


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分辨真假,而是有些事情根本不能证明和证伪。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:

读书一定会成功吗?琢磨一定会失败吗?

有人会说了,随着时代的进步,琢磨一定不如读书好,从某个角度上说,这话是没错的。比如你想学习纵横学,提升下口才谋略,读《鬼谷子》就是不错的选择。

但是,请问现实生活中那些口才了得的人都是读书读出来的吗?我惊奇的发现,其实很多学识渊博的人,口才却很一般。而那些口才好的人,很多时候也未必是读书读出来的。

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事情莫过于,当你看见一个口才好的人时,非要跑上去问问别人的学历,以及看了哪本书。

其实这个世界的真相永远模棱两可,让人处于两难境地,比如有人会告诉你:书中自有黄金屋。也有人会告诉你:百无一用是书生。

请问哪个是对的?

有时候,很多事情根本没有标准答案,你做好自己就行,干嘛要别人教你做人?你只能通过琢磨找到适合自己的答案,而不是别人告诉你。

这个时代的很多人天生焦虑,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。关于“读书是否有用”这个问题,非要找个权威暗示或催眠一下,和蔼的告诉自己:读书是有用的。

这个道理很复杂吗?这难道不是永远对的废话吗?


曾经有一位长发圣人在自我介绍时说:我不一定有渊博的智慧,但我有浩瀚的人生。

关于浩瀚这个词,我特意去查了一下,本义是形容水多的意思。长发圣人形容自己浩瀚是想表达自己比较水吗?

很显然,如果一个“圣人”只会用形容词和副词,只能说明水平一般。圣人们还有第二个套路,擅长对比。比如胖圣人说的:

读书不一定有用,但是一定比你瞎琢磨强。

一对比,情绪就上来了。

长发圣人自然是不甘示弱的,比如他说:本事越大的人脾气越小,而脾气越大的人本事越小。

或许觉得仅仅用形容词和副词还不过瘾,长发圣人加大了剂量,用起了对比和定义:智商决定你的文化高度,情商决定你的财富高度。

这句话说的好像情商低的就发不了财似的,实际上互联网世界里,低情商的大佬大有人在。而高智商而文化低的人也大有人在。

这些话乍听起来很有道理,但是很容易找到反例。

所以我们可以这么描述:智商可能提高你的文化高度,情商可能提高你的财富高度。他为什么不把“决定”替换成“可能”呢?

答案是不可以,情绪表达不出来!

既然是“圣人”就自然深谙揣摩人心之道,“圣人们”的话一定言之凿凿的戳你的痛点和痒点,比如每个人对于成功的渴盼和对失败的恐惧,长发圣人随口一句就是:

你若不独自受伤,将来谁替你强大?你若不独自强大,将来谁替你受伤?

满满的副词和形容词的堆砌,请听题:这句话的逻辑在哪里?

又是一句听起来很多有道理的对的废话。但是我们必须要承认,这一类人其实很擅长说话,都有一张过人的口条。


韩非子对这类人深恶痛绝:做人能不能简单点?比如他说:巧言利辞行奸轨以幸偷世者数御。啥意思呢?

韩非子悲愤的说:这是个坏时代,那些掌握利辞术,喜欢花言巧语讲道理的人,在社会上侥幸投机,反而经常得到受众的爱戴。

韩非子不会知道,虽然时隔2000多年,但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,反而更多人沉浸在成功鸡汤中,丧失了思考能力。这个世界本就充满了黑色幽默。

对于这些“圣人”,我们应该反对吗?

怎么会呢?道德审判是儒家们份内的事情,可不是我们纵横家的专业。阿信的主业是读鬼谷子的,我的职责就是帮您拆解话术套路,让您看到话术背后的套路,然后让您学会,比如我们今天讲的话术叫:利辞术。

准备好了吗?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要么做个沉迷鸡汤的老实人,继续沉睡。要么做个懂套路的明白人,保持清醒,你会怎么做?

有时候,老实人与其沉浸在别人的鸡汤里昏迷不醒,不妨学点说话之道,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或许有人会问了,这跟鬼谷子有什么关系?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吗?

细说起来,鬼谷子才是利辞话术的发明人,比如鬼谷子说:

应对者,利辞也。利辞者,轻论也。

鬼谷子告诉我们,纵横家在游说时往往用“利辞”的方法。什么是“利辞”呢?就是浅薄通俗的言论。看不懂也没关系,其实就是很多人迷信的,看起来很深邃而且永远正确的大道理。

你要知道,讲方法可能会出错,但讲大道理永远不会出错。

可是为什么有人信呢?关于这件事崔永元说:

中国人说话其实是不讲逻辑的。

不讲逻辑讲什么呢?讲似是而非的大道理,动听就行了,谁会在乎逻辑呢?利辞术有强烈的煽动性,往往听起来很有道理、很滋补,却经不住认真的推敲,缺乏逻辑。这个特征老实人必须要明白,否则很容易鸡汤灌醉。

当老实人把人生交给鸡汤,把梦想交给励志,他以为能感动全世界,到头来都只是他感动了自己,尽此而已。

最后,请原谅我的不成熟。

毕竟,人生如此艰难,又何必拆穿!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别输在说话上,老实人必须要学会的说话之道

喜欢 (1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