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,缺什么也别缺德

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41℃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里有一句台词:这世上的人只有一种病,穷病。

穷,真是病吗?

是的!只可惜很多人已经病入膏肓了,却依然没有觉悟,觉得自己是能力不行,水平不够,所以得了穷病。

真是如此吗?


请我们的主人公老李给我们现身说法。

老李本来是叫小李,在职场上自然郁郁不得志,就跟你一样,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角色。

你甘心吗?肯定不甘心,可是怎么办呢?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一个人默默无名的小角色又能怎么样呢?

于是80%的人就这样消耗着自己的人生,默默无名的活着,碌碌无为的死去,用尼古丁和酒精麻痹自己,了此一生。

穷困的活着,苟且的活着,麻木的活着,等死!

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吗?有的,让自己觉醒,就像年轻时候的老李一样。作为小人物,他的世界似乎永远暗无天日,就像老鼠一样卑微。老李始终在思考这么一个励志问题:

“我为什么这么穷呢?是因为能力差吗?是因为长的丑吗?是因为命吗?为什么同样是人,有人能够有钱有势,而我只能穷困潦倒呢?”

老李惊奇的发现,在厕所里的老鼠和粮仓里的老鼠,同样是老鼠,命运却截然不同,前者落魄,后者富足。于是他得出一个“老鼠理论”:

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,在所自处耳!

啥意思呢?一个人有没有出息,跟老鼠一样,是由环境决定的,而不是自己决定的。所以,一个人再勤奋、机敏,但是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,依然只能卑微的活着。就如趴在玻璃上的苍蝇——前途是光明的,出路是没有的。

想明白这一点,老李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。

我们的老李,原名李斯,就是历史上那个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的人。


有些好事者很想干一件事,把李斯归纳在鬼谷子的门下,为什么呢?我们先来解答一个问题:

李斯所处的时代为什么叫战国?这源于一本纵横家典籍《战国策》,取了前两个字。战国跟纵横家有什么关系呢?

李斯说了四个字:游者主事,啥意思呢?战国是纵横家当话事人的时代。

但还是很难把李斯归纳为纵横家。为什么呢?人家的老师也是大人物,叫荀卿,提倡性本恶的儒家大儒。

即便如此,李斯其实更像纵横家,阿信甚至愿意给他一个外号:小张仪。何以见得?他像极了张仪,打不死的小强,永远想的是如何摆脱自己小人物的命运。比如他讲了一句话:

诟莫大於卑贱,而悲莫甚於穷困。

“这个世界上,最大的耻辱莫过于是个小人物,最悲哀的莫过于是个穷人。为什么呢?穷是病啊!穷人装逼自己厌恶功名利禄,看透红尘俗世。这简直不是人,是禽兽。”


李斯只是说说吗?不是。

只见他背着行囊马上西行去了秦国,那一年,他32岁,距张仪入秦已过去80年。为什么要去秦国呢?因为其他诸侯国都弱爆了,天下笑到最后的必然是秦国。

李斯求职成了吕不韦的门客。

小人物们的跳槽有一个共同点:从一个蛋疼的地方跳到另一个让人蛋疼的地方。往往绕了一圈,还是原地踏步,最后向命运低头。

李斯呢?他投靠吕不韦其实只是权宜之计。因为彼时嬴政刚登基不久,权力依然被吕不韦控制着。而李斯心理明白,吕不韦再牛,依然只是赢家的狗。

与其当老板的狗的狗腿子,不如更进一步自己成为狗。于是他借着吕不韦的平台见到了只有13岁的嬴政。

他决定做一笔投资,投资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成为他的心腹。历史告诉我们,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笔投资。这个年轻人将会成为封建王朝第一个帝王,而他李斯将影响到后世的千年基业。

于是他开始了第一次游说。关于李斯为什么会说服术这件事其实不奇怪,这是荀卿教学体系里重要的一门课,他的老同学韩非子其实也是个说服高手。那是个自由的时代,儒家可以学习纵横家,而儒家也可以培养出法家的人。

见到年轻的嬴政,李斯说了这么一句话:成大功者,在因瑕衅而遂忍之。成大事者有两个秘诀:有耐心,抓时机。

李斯用了一个词:瑕衅,啥意思?其实就是鬼谷子的抵戏术,等待对方露出漏洞的时候,趁他病,要他命。

李斯接着说:“六国病入膏肓,大秦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上百年了。现在机会来了,是时候一统天下了。”

天佑老秦,不知道为什么赢家连续几代的继承人都异常的出色。只有13岁的嬴政居然听懂了李斯的话,史料记载:

秦王乃拜斯为长史,听其计。李斯成了嬴政的智囊。


接着李斯就开始兴风作浪了吗?

早呢。路要一步一步走,饭要一口一口吃。李斯接下来要做的是无数个脏活累活,比如跑业务。只见李斯带着金银珠宝满天下去游说,这是干嘛呢?收买人心。

要是有些人不被收买,咋办呢?干掉他。

史料给我们交代了一个异常惨烈的真相,为什么六国打到最后没人才了?或许跟李斯干的这些活有关系。这也使得六国不得不派出荆轲刺秦。

真实的博弈,哪有什么公平可言,从来都是血淋淋的。

看来李斯干活还是很卖力的,不久就混成了秦国的客卿。所谓客卿,从某个角度上说,其实就是外人。这就好比很多朋友好不容易进了体制,你会发现处处被人排挤。在他们眼里,你始终是个外人。

李斯更惨,在秦国板凳还没坐稳,就要被开除了。

这里要多说一句,博弈算计其实是相互的。秦国在算计六国,六国也在算计秦国,比如韩国就派出了郑国和另一个人去了秦国。

郑国是个工程师,顾名思义就是让秦国多做大兴土木,消耗经济的事情。结果,郑国也很争气,还真帮秦国把郑国渠修好了,把贫瘠的关中平原变成了富庶之地。

韩国偷鸡不成蚀把米,于是派出了另一个人:韩非。

历史上,关于韩非到底是不是间谍这件事一直存疑。我认为是的。否则嬴政在得知韩非之死就不会简单的说一个字“哦”了。

嬴政是个雄才大略的人,这点毋庸置疑。什么是雄才大略?就是明知道郑国、韩非有问题,但是依然装糊涂,隐忍不发。嬴政知道这些人对秦国有帮助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但是皇亲国戚们没这等城府。郑国的身份曝光后,瞬间觉得外人都是坏人,这里面也包括李斯。处理的方法也很简单:开除。

李斯懵了,玩呐,我处心积虑走到这一步,说开除就开除啊。历史上的牛人一般有两个技能,要么巨能说,要么巨能写。

李斯呢?很显然,他老师荀卿把写作这个手艺教给了他。于是大笔一挥,写了《谏逐客书》。这篇论文讨论的是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其实是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,很多人用的还是所谓的“自己人”,比如很多企业的实权还是掌控在皇亲国戚这些“自己人”手里。

“外人不能用吗?别天真的!

秦国是怎么富强起来的?是你们不喜欢的商鞅,是你们赶走的张仪这些外人搞起来的。这些外人哪一点对不起你们呢?

没有,一点也没有。没有这些人,会有现在的大秦吗?

咱就不说外国的人才了,就您现在吃的用的玩的,有哪些不是外国的?现在把我们外地人赶走了,可以啊,大不了我们换份工作而已。到时候别的公司一定会感谢您的,是您亲手把人才送给了竞争对手。

殿下,您可是胸怀天下的人呐,千万别被那些爱国贼给忽悠了。”

千古以来,爱国贼从未绝迹。比如现代总有些人拿着爱疯,装着美帝芯片的电脑玩命的抵制美帝!可有些事情,本来利益是共存的。

最终嬴政没有被爱国贼忽悠,恢复了清醒,废除了逐客令。李斯终于得到了编制,成了廷尉。


嬴政为什么要用李斯这样的文臣?初中历史课本上说:因为嬴政需要利用李斯法家的身份施行明法度,定律令,车同轨,书同文。顺带施行着焚书坑儒的愚民策略。

关于焚书坑儒这件事,李斯的逻辑很简单,书都烧光了,老百姓没文化就成脑残了。

干的漂亮,但是老缺德了。诸子百家们遭殃了,李斯仿佛忘了他自己原本就是个小人物出身。

但历史还有另一面,李斯的价值还在于平衡武将的势力,他其实替代了吕不韦的角色。自古以来文官和武将的博弈,从一开始就有了。秦国能统一天下,武将们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但是嬴政并不想让武将一支独大,于是扶植李斯与之抗衡。

武将的代言人是谁呢?扶苏!这就使得李斯必然会得罪扶苏,这其实也给后来的悲剧留下了伏笔。

能够把扶苏踩在脚底下,李斯看着自己家门庭若市,不禁感慨了:我老师荀子让我做事不要太过了。我从一个小人物打拼到现在,终于位极人臣,为什么我隐约中会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呢?

李斯,到底在焦虑什么?


公元前210年,十月,嬴政病死沙丘,这将改变所有人的命运,潜伏在暗处的刘邦、项羽、韩信,站在台上的李斯、赵高、胡亥。

这跟李斯有什么关系呢?嬴政遗诏:封扶苏继位,蒙恬辅佐。

这意味着文臣法吏集团时代结束,武将集团登场。

“我算到了开头,却没算到结束。”

这时候,一个人推开了李斯的房门:“李大人,老奴给你算着呢。”

来人正是赵高,一个比李斯还能说的人。

“李大人,扶苏若是登基了,有蒙恬辅佐,恐怕朝廷上连你落脚的地儿都没有了。现在诏书、玉玺都在你我手里,谁当皇帝都是你我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“赵公公,请做好你的本分,这不是你能说的话。”

“丞相说的是,只是有句话,老奴该讲不该讲,为了大人还是要讲。老奴卑微,在秦宫也20年了,可老奴从未见过被罢免的丞相能够善终的,请您三思啊。”

李斯心里咯噔了一下,故作镇定的说:“即便如此,我也只能尽臣子的责任了。”

“只要扶苏登基,丞相您退休这是难免的了。反倒是胡亥研读律法已经有些年头了,你可以考虑一下胡亥。”

李斯知道了赵高的意图,马上拒绝说:“你去忙吧,我命自有天定。”

赵高说:“安危自在一念之间,望丞相想清楚。”

李斯说:“我本是个小人物,受皇上恩宠才有如此地位,怎能辜负重托?不必多言,请回吧。”

赵高说:“丞相糊涂啊,所谓圣人从来不是循规蹈矩,不过是适应变化,顺应潮流罢了。他们看到苗头就能预知根本,看到动向就能预知归宿,哪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?现在天下实权都在胡亥手里,胡亥继位是顺应天道。丞相是聪明人,别做糊涂事吆”

李斯迷茫了,感叹道:“我李斯可是个人啊。”

赵高说:“即便是孔子在世,不听我的也会祸及子孙。你听我的,自可荣华富贵,永世相传。丞相是明白人,您知道怎么做。”

李斯仰天长叹:“这可让我如何是好。”

如何是好呢?李斯这个法家的代表人物,最终被赵高说服,他违法了。他做了自以为精明的选择。

这就是历史著名的沙丘之变,胡亥登基,也就是秦二世。

这场对决,实际上是武官集团和文官集团的对决。对了,胡亥实际是法家文官集团的代言人,没想到吧。


胡亥真的是法家的拥趸,比如他一上位,马上就用法的名义清洗所有势力,即便是可能的威胁也全部清洗,一时朝廷内外血流成河。

彼时大泽乡的农民陈胜、吴广开始了点燃了导火索,这其实不足为虑。更可怕的是,隐藏在暗处的六国贵族正在蠢蠢欲动。

李斯在干嘛?他把触手渗透进了武将阵营,安排他儿子镇守河南三川,而秦国最后一个战神章邯则安排去平叛,这本来是最好的安排。

虽然力不从心,但他还是想干事的。

但是秦国机器出了问题,外人看清楚,唯独当事人是糊涂的,也包括李斯。这就好比我上个月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,时至今日,很多资深纸媒人对纸媒的落寞,居然毫无知觉。

是装傻吗?未必!只缘身在此山中。彼时最能拯救大秦帝国的人,或许正是李斯。

可是李斯发现自己被算计了。原本以为除掉扶苏,就可高枕无忧。可谁成想,真正可怕的对手,或许正是自己的盟友。因为胡亥信任的从来不是李斯,而是赵高。自己还是个外人。

“搞半天,原来被赵高这厮给套路了,你等着。”

大秦的好运气终于还是被消耗光了,同样年轻的胡亥始终没有嬴政那样的手腕。在权力平衡这件事上,他一边倒向赵高。根据三角稳定原则,内在的力场永远存在制衡作用。可惜,“铁三角”内讧了。

李斯和赵高终于开始了欲罢不能的政治斗争,玩弄权术。

赵高首先发起了攻势,打起了小报告:“陈胜吴广是李丞相老家附近的,老奴听闻丞相跟他们私下有过联络。殿下,别怪我没提醒过你,沙丘之变,李丞相可是当事人啊。现在丞相在外,权力比陛下还大些。”

见有人诬陷自己跟义军有勾结,甚至还背后查自己,李斯坐不住了。于是也向胡亥举报:“现在赵高掌握天下大权,应该早做打算。”

胡亥很反感的说:“你这什么话?我相信赵高的人品。我爹走的早,你又老了,不用他,朕用谁?”

李斯说:“赵高只是个太监,贪得无厌,这样的人很危险,请殿下留个心眼。”

狗咬狗,一嘴毛。琢磨一下,你会发现两人在互相指责的时候,说的话如出一辙。但是为什么胡亥会听赵高的呢?

鬼谷子告诉我们,说话有两个维度:一个是内容,二是关系。人们往往根据关系选择相信谁。

结局是尴尬的,出卖李斯不是别人,正是老板胡亥,他转身就把李斯给卖了。李斯被革职查办,落到了赵高的手里。

在狱中的李斯仰天长叹道:“可悲啊!我真是瞎了眼,我怎么能为他们出谋划策呢?”可李斯不甘心,是他自负能言善辩,一定能说服秦二世给自己一个机会。

可是,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根本是无法说服的,他就是敌人!

在赵高的特殊“照顾”下,李斯被冤谋反。公元前208七月,李斯和他的儿子被杀。临终前,他说:

“我好羡慕那条自由自在的狗。”

李斯死了,二世皇帝很高兴地说:“没有赵高,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”。大写加粗的傻叉。大秦帝国最后的脊梁断了。

一年后,赵高逼迫胡亥自杀,本想自立为帝,结果发现根本不可能。同一年,赵高被子婴所杀。随即,刘邦攻陷咸阳,老赢家苦熬百年打下的基业,最终以闹剧收场。

算计到最后,老狐狸们集体阵亡。这像极了很多现代很多企业的政治斗争,算计到最后都是输家。


李斯的人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其实司马迁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比如他说:斯之功且与周、召列矣。如果根据剧情的正常发展,他应该成为周公那样的圣人啊。可是为什么他的人生只有半步好戏呢?司马迁觉得是李斯受到了赵高的蛊惑。

但阿信觉得,任何事情都应该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李斯自己身上就没有问题吗?

阿信想搞明白这件事。因为李斯的结局是很多小人物成长的生动写照。很多小人物努力爬到了自己的位置,却发现根本坐不稳,这是为啥呢?

万幸的是,我还在《鬼谷子》里找到了答案:以阳求阴,苞以德也;以阴结阳,施以力也。

这句话真所谓金句良言,我们应该引为人所座右铭。鬼谷子告诉我们:一个人如果是小人物时,就要暗中积蓄继续力量,让自己成长,比如让自己摆脱穷命。一个人如果成了大人物时,就要懂得修身养德,以德配位。

李斯最大的问题就是:德不配位。焚书坑儒,严刑峻法以荼毒苍生就不说了。即便是嬴政,最终他也出卖了,一个法家人物却干着违法的事情,这本来就是个讽刺。

估计嬴政泉下有知,知道李斯出卖自己也死不瞑目了。功成名就后的李斯在干嘛?

搞政治、玩权术,做斗争,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折腾不止。他从来都觉得是自己的权谋不够高深,却从未意识到自己干的事儿忒缺德了。他不是能力不行,他只是缺德。

我们小人物可以向李斯学习治穷病,但却不能让自己缺德。否则就算成功了,又能走多远呢?

当然他并不孤独,

赵高、胡亥到底缺什么?缺智商吗?能玩那么大一把局,骗了整个天下,这会是智商问题?那么到底缺什么?

五行缺德吧!

在我们这个时代,最悲哀的莫过于:谁都觉得自己缺钱。却从没人觉得自己缺德!

转载请注明:鬼谷子 » 做人,缺什么也别缺德

喜欢 (2)or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