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,不要太讲规矩

    鬼谷子处世 duxianjun 1329次浏览 已收录

    人是一种喜欢感慨的动物,尤其是面对时光的无情。古往今来,类似的感慨有很多,我却独中意孔子的那句:

    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啥意思呢?

    “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我变老了”。

    很显然时光没听见圣人的感慨,但是朱熹听到了。多年后,那个号称最懂孔子的朱熹觉得这句话实在是给圣人丢脸,于是脑补了道理:孔子感慨时光,是为了督促我们抓紧时间,好好学习。

    有时候你奉为圭臬的人生信条,或许只是别人脑补出来的。

    一个可爱的孔子经过包装,变成了一个严肃的圣人。朱熹不遗余力的告诉我们,孔子在教我们要守规矩。

    呵呵。

    朱熹最多学会了七成孔子的智慧,最多,不能再多了。

    孔子认为至高智慧是什么?笼统的概括一共三层:

    学道、守道、权变。这是人生三重境界。

    啥意思呢?别急,听阿信慢慢给你吹。


    我们的主角叫阿丘。确切的说,应该是至圣先师、道德楷模孔丘。

    还没成为圣人的阿丘,生活在一个极其动荡,道德与权谋割裂的时代。阿丘之前,大家虽然相互看不顺眼,但还是讲规矩的。只可惜阿丘同时代的孙武提出:兵者,诡道也。彻底破坏了战争的礼法,讲究的是成王败寇,推崇的是胜者为王。

    于是讲规矩的,输给了不讲规矩的。在那个风云跌宕的时代,仿佛讲规矩是注定要吃亏的。

    阿丘对此痛心疾首:做人不能这么不地道,忒不讲规矩了。


    公元前493年,阿丘正闹水逆,就如他自己说的“惶惶如丧家之犬。”何出此言呢?我们看看孔子这一年都遇到了什么?

    本来阿丘在卫国待的好好的,结果卫灵公贱兮兮的问:“阿丘,你会带兵吗?”

    阿丘很规矩的答道:“军旅之事,未之学也。”啥意思呢?不懂!如果孔子换个方式说:我可以学。或许情况会缓和些。

    实话实说的结局就是,阿丘始终坐冷板凳。见机不对,秉承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”的优良传统,阿丘只好去别地方继续找工作,一路颠沛流离的来到了宋国地界。有时候还是要佩服孔子的,虽然肚子没吃饱,但是课还是要上的。于是他领着门徒们在一棵大槐树下讲课治学。

    人郁闷时,喝水都会塞牙。众人正聚精会神的听课,突然听见“咔擦”一声,碗口粗的树居然倒了,差点让阿丘早登极乐。这是天意吗?很显然不是。那是为什么呢?原来宋国的大司马桓魋听说阿丘到了宋国,于是命人暗中下手,暗算阿丘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  职场上有个著名的“帕金森定律”:一般的企业领导只会用比自己弱的员工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。

    桓魋就是那么个奇葩领导,他不想让比自己强的阿丘出现在宋国,对自己造成威胁。

    被人欺负了,一般人肯定寻思着要说理。但此时,却见阿丘气定神闲的说了一句:天生德于予,桓魋其如予何?啥意思呢?

    “我孔某人是讲道德的,老天爷都帮我,就他桓魋能把我怎么样?”但凡到了紧要关头,阿丘在无法左右局面时,都会把“天”抬出来安慰自己,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  事实证明,阿Q,哦不,阿丘明显是在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。嘴上虽然这么说,身体却很诚实。只见阿丘一溜烟就离开了宋国。自己明明被人算计了,孔子咋不去找桓魋说理,给自己讨个公道呢?

    在外面混久了,阿丘渐渐的明白,跟不讲规矩的人讲规矩没用,活着才是硬道理。

    走投无路的阿丘又想重回卫国,虽然在那得不到重用,但其实卫国伙食还不错,工资也从来不拖欠。可结果让阿丘失望了:卫国在搞内部矛盾,阶级斗争,他的靠山卫灵公和南子都挂了。

    “天下之大,何处是我家?”


    俗话说:船到桥头自然直。正饥寒交迫之时,阿丘突然收到了晋国赵简子送来的聘书。身高八尺的阿丘老泪纵横,仰天长叹:“真特么天无绝人之路啊。”

    阿丘和赵简子虽然素未谋面,但赵简子一直“惦记”着阿丘。比如赵简子就问子贡:你老师怎么样?

    子贡答道:孔子犹江海,我恩师的学识就像江海一样博大。

    很显然子贡吹牛吹的有点过了,比如孔子曾经为了份工作,投靠过赵简子家臣佛肸,这也成了孔子人生最大的“污点”之一。

    甚至连鲁莽的子路都觉得不妥,理由是:佛肸是个两面三刀的墙头草,人品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天生做叛徒的料。面对学生的质疑,阿丘咋说的呢?他说:不曰白乎,涅而不缁。

    啥意思呢?“黑是黑,白是白,你老师我出淤泥而不染,此行我要替天下苍生去感化他。”

    阿丘撒谎了,他内心想说的是:“我已经59岁了,再不出山就没机会了。”

    似乎他感觉子路不信,阿丘的下一句更狠:难道我就是没用的倭瓜,中看不中用吗?

    阿丘明白,投靠佛肸是助纣为虐、不讲规矩,但自己的人生已经步入晚年了,按部就班,规规矩矩的等机会,恐怕此生只能碌碌无为。有时候规矩说归说,但是做归做。

    很显然,后来佛肸并没有被孔子感动,果然不负众望当了叛徒。


    赵简子对阿丘是真爱吗?都在江湖混的,大家那么忙,哪有空谈情说爱,都是套路!这类人有个特点:对待朋友,友谊的小船,说翻就翻。

    赵简子是谁呢?他是赵氏孤儿赵武的孙子,这人可是改变历史的人物,他其实才是赵国的奠基人。

    赵简子有个梦想:雄霸天下。但是他面前有三座大山,阿丘便是其中之一。这是为何呢?

    因为我们都低估了阿丘,他的能力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。阿丘人生最大的束缚就是,做人太讲规矩,不善变化,循规蹈矩的提倡“旧时代”的道德仁义。

    阿丘虽然一直没得到重用,但是他的能力和口碑还是不错的。赵简子觉得留着阿丘就等于养虎为患。于是,一个诱杀孔子的密谋开始实施。

    接到赵简子的邀请函,得知是邀请他过去一展宏图。阿丘已经年近花甲,正急于找工作,自然高兴的答应了,于是驱车就向黄河边赶。

    阿丘一行人来到黄河边,不远处就可以看见赵简子派出的迎接队伍已经等在河对岸了,他们在等待时机:只要阿丘一上岸,马上下手。

    也许圣人命不该绝。原来,这次诱杀的对象共有三人,除了孔丘,还有晋国的两个能人:犊犨和铎鸣。也是赵鞅太心急了,两人刚刚赶到,立即就被杀害了。

    刚欲登船的阿丘恰巧得知犊犨、铎鸣二人的死讯,随即仰天长叹:“多美的河水啊,浩浩荡荡。而我阿丘今天却不能渡此河水,这就是命啊!”

    子贡不明就里的问:“您咋不去了,这么做不是失信于赵简子吗?”

    在生与死之间,阿丘顿悟了:这时候我还讲规矩讲诚信,不死才怪。世人都认为我傻,其实:

    “我不是傻,我只是善良。”


    请相信我,一个善良的人如果摆脱规矩的束缚,他将发挥出被长期压制的强大潜能。

    每个善良的人,都是潜在的谋略高手。他们之所以被算计,不是笨,而是被规矩和道德所束缚。阿丘是如何顿悟阴谋、逃出生天的呢?

    “孔老师,是时候亮绝活了。”

    已经跟赵家谈好了工资待遇,孔子却突然变卦了,学生们一头雾水。

    阿丘道出了实情,他说:“犊犨、铎鸣两人都晋国的贤大夫,赵鞅未得意之时,谦恭地向他们咨询国政,及其得意之后,却立即杀死了二人。这二人与我可谓是同类,同类之间能够相互感应,精神能够相感,如同响之应声,影之象形。所以,君子一定要远离那些伤害自己同类的人。现在赵简子已经杀死了我的同类,我还跑过去干什么呢?对这种不讲规矩的人,讲什么规矩?做人要懂得随机应变。”

    这次,他似乎根本没打算去感动赵简子。

    当然,跑路归跑路,按孔子的习惯,此情此景,他肯定是要吟诗一首的:

    “秋风衍兮风扬波,舟楫颠倒更相加,归来归来胡为斯。”

    随即,掉转车辕,绝尘而去。赵简子等的花儿都谢了,他惊讶的发现,他眼中的那个迂腐的孔丘居然不诚信了,居然放了自己鸽子。

    诚信和小命,哪个更重要?孔子告诉我们,小命更重要。

    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阿信想说一句废话:孔子,诚乃圣人也。他用“类知”的智慧,为自己算准了吉凶祸福。

    就如鬼谷子说的:其伺言也,若声之与响。见其形也,若光之与影也其与人也微,其见情也疾。啥意思呢?掌握对方的言论就像声音与回响一样相符。明了对方的情形,就像光和影子一样相合。自己暴露给对方的微乎其微,而侦察对手的行动十分迅速。

    正所谓:圣人者,以类知之。

    类知的智慧,值得你我悟一辈子。


    做人难道不应该讲道德、讲规矩吗?面对种种磨难,你认为孔夫子能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全是靠运气吗?

    孔夫子会告诉你,当然不是。比如他说:可与共学,未可与适道;可与适道,未可与立;可与立,未可与权。啥意思呢?

    学道,未必能悟道。悟道,未必能守道。守道,未必能随机应变。

    人生在世,我们总会有这样的误解: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就永远是对的,这很好。但是时代变了,规矩有时候也要变化。道,本就变化无穷,瞬息万变。循规蹈矩、墨守成规,最终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固执,越来越迂腐。所谓不破不立,王阳明也正是打破了规矩,方才顿悟出了“我注六经、六经注我”的通透。

    最上层的智慧,永远是随机应变。就如鬼谷子说的:事之危也,圣人知之,独保其身;因化说事,通达计谋,以识细微。

    鬼谷子告诉我们,当事物出现危机之初,只有圣人才能保全自己,他们懂得顺应事物的变化而变化,懂得观察对手的细微举动而谋划。

    一辟一阖谓之变。这个世界上,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。

    规矩,本就是前人定下的。规矩,本就是用来打破的。

    有诗云:
    放情规矩外,寝卧任逍遥。
    非图保天年,不材甘寂寥。


    :做人,不要太讲规矩,http://www.guigzi.com/2239.html
    喜欢 (3)
    [[email protected]]
    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