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虚伪点,别老讲实话

    鬼谷子的局 duxianjun 366次浏览 已收录

    100年前,厚黑教主李宗吾的给厚黑学修行者立了个规矩:

    大凡行使厚黑之时,表面上一定要糊一层道德仁义,不能赤裸裸的表现出来。凡是我的学生,一定要懂得这个法子,假如有人问你:“认识李宗吾否?”你就放出最庄严的面孔,说道:“这个人坏极了,他是讲厚黑学的,我不认识他。”

    仿佛这个世界上,有些事只能做,不能说,更不能承认。


    在过去的100年的时光里,《厚黑学》的后面,总跟着一堆臭不要脸地投机者,趁机搞一堆商场厚黑学、职场厚黑学。大部分世人都以为,这是本教人臭不要脸的书。

    实际上,这真是一群臭不要脸的干的不要脸的事。

    林语堂是懂李宗吾的,他说:厚黑学之好,在于告诉国人,一个盖世奇才,对日非的世局,其内心的悲愤和痛苦是如何沉重。

    厚黑学,本是一部寓言讽刺体著作。嘲笑世人的虚伪和伪善,脸厚和心黑。这就和童话故事一样,给你讲个《皇帝的新装》的故事,本质上是讽刺。却未成想,还真有人穿上了“新装”,更有甚者对寓言中的骗子顶礼膜拜,赞叹道:大丈夫亦当如此。

    慵懒的人群,习惯从众,热衷迷信权威。他们总是的半睁着惺忪的眼睛,横扫一眼世界,然后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事实,权威们讲的就是真理。

    骗子们的机会来了,他们发现:人们从来不爱听实话。


    骗子们领悟到了成功的真谛,就是厚颜无耻的吹一个天大的牛皮。

    这其实不奇怪,李宗吾的本家,另一个李某人对于说谎这件事颇有研究:

    说假话,就要承担被骂傻逼的风险。但是有一种办法能减弱这种风险,那就是让很多人相信你说的假话是真话。对假话的共识是为了维持骗子的价值。一个人是弱的,但一群有共识的人是坚强的。共识需要一个理论支点,理论支点需要一个布道者。而这个光鲜亮丽的布道者,或许就是个善于说谎的骗子。

    傻子的共识也是共识。所以傻子们信封的布道者就是神,信奉的共识就是真理。

    当然他没说如何才能让人把假话当成真话。其实就是把谎言讲给傻子们听,让其达成共识。共同表演现实版《皇帝的新装》。

    当所有人都说看见了皇帝的新装,于是衣服就真的存在了。

    一般傻子听到这句话时,都习惯性躲闪,并且附和道:呵呵,这个世界上傻子真多。

    如此说谎,内心难道不会痛吗?会!

    李某人又说道:说假话毕竟会在自己内心产生混乱和焦虑,但只要意识到有一帮人比自己还傻,这种焦虑就自然而然减轻了。

    这就是割韭菜。自诩比韭菜聪明的人类,在割韭菜时,心会痛吗?不会,一切心安理得。

    在这个魔幻的世界,本就是韭菜们撑起的秀场,激情澎湃过后坐等着被收割。

    李某人是实在人,特意举例说明:“我天天骂中医,中医就是傻子,但是中医上市公司股票,我真买了。为什么道理很简单,我知道傻子信,傻子众多,然后我知道我不买,别人会买,这钱我为什么不挣?”

    这是典型的智商碾压。所谓成功,就是在芸芸众生里,找到那一群自以为是的傻子,完成收割。

    傻子,虽然被人嘲笑是傻子,但压根不承认自己是傻子。


    很多年前,我跟朋友说:我不喜欢这个姓李的。朋友让我给个理由。

    我解释道:恐怕就因为我讨厌那人的长相。

    当然,我没对朋友说实话。我其实讨厌的是用“学问”助人成功发财,财务自由这件事。这不就是另一种成功学吗?当然,我能理解,这个时代,人们无比迷恋成功、金钱,谁关心真假呢?你如果不写金钱,就很难夺人眼球。

    在成功面前,人如饕餮般痴狂!所以一切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终将迎刃而解:让你赚钱,帮你发财,助你成功,就成了文案通用的语法,你朋友圈的微商、区块链等等,无不无如此。

    有时候,智商就是用来被侮辱的。

    信徒从哪来?李某人说:谁有影响力,谁就是终究的牛逼。我是个网红,100万个读者。

    这是炫耀,但说到底,读者和听众就是流量。

    “不,他们不是流量,是韭菜!”

    当然了,韭菜们打死也不会承认,并且信誓旦旦,学习了很多,增长了见识,甚至赚了很多钱。

    你根本叫不醒迷醉在谎言中的韭菜。


    很显然李某人没听李宗吾的教诲,如意算盘打的响,却最终阴沟翻船了。有人建议,他的名字应该改成李哭去。

    他说的话虽然残忍,但确实是实话。抑制不住成功的喜悦,他居然跟周边人分享了成功的奥秘。未成想,还是被人算计了,偷偷录制上传到网上了,真相大白了。

    韭菜们,睁着惺忪的眼睛,愤愤不平的看着李某人:侮辱我们智商也就算了,可你为啥要把实话说出来?

    讨厌!

    他以为不公开讲就没事儿了,正因为是私下讲,所以李某人说的是实话。就如鬼谷子说的“公不如私”,公开的不如隐私的。公开说的话是谎话,私下里讲的才是实话。

    有趣的是,人们大凡讲话,私下讲的话往往容易否定公开的话。因为公开讲的大多是谎话。所以有时候对于公众人物说的话,要反着听。

    表面越光鲜,本质越肮脏。光鲜本就是为了掩饰肮脏。记住鬼谷子的一句话,或许对你有帮助:貌者不美,又不恶,故至情托焉。

    那些看起来朴素自然,不加修饰的人,才是真靠谱。

    当然了,这个时代,朴素也是可以伪装的。


    什么样的人是真正的朴素呢?鲁迅先生说,比如像鬼谷子这样的。

    鲁迅先生的原话是:鬼谷子究竟不是阴谋家。

    或许您会觉得阿信是胡编乱造,生拉硬扯的。其实您可以去查阅发表于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出版的《莽原》周刊的文章《华盖集·补白》。

    阿信总不能穿越到1925年,逼着鲁迅先生写这段话吧。当然这还不够刺激,鲁迅先生的根据又是什么呢?鲁迅先生觉得鬼谷子是太实在了,太爱说实话。譬如他说:

    鬼谷子决不是小人,倒是一个老实人,禀性纯厚,鬼谷子所以究竟不是阴谋家。否则,他还该说得吞吞吐吐些。或者自己不说,而钩出别人来说。或者并不必钩出别人来说,而自己永远阔不可言。这末后的妙法,知者不言,书上也未见,所以我不知道,倘若知道,就不至于老在灯下编《莽原》,做《补白》了。

    啥意思呢?鬼谷子应该把话说的含蓄点,不要啥大实话都讲。即便讲,也要跟孔子学,拉个徒弟当垫背的。徒弟扮演蠢货,自己充当智者。

    认真思量你会发现,《论语》其实就像二人转,师徒之间,一唱一和,好不快活。又或者,鲁迅觉得即便不找徒弟当垫背,也应该多讲点似是而非、永远正确的大道理,给人一种飘忽不定,似有还无的世外高人的形象。总结一句话:

    少说大实话,只有老实人才爱讲实话。

    鲁迅先生是真读懂鬼谷子了。自古以来,鬼谷子因为讲了大实话,被骂了上千年。

    如果仅仅如此,鲁迅先生还称不上是大师。古往今来,但凡谁碰上《鬼谷子》,一定是要质疑、批判几句的。果不其然,鲁迅先生厚黑起来连自己都怕,比如他说:

    “我呸,这书假的!”


    :做人虚伪点,别老讲实话,http://www.guigzi.com/2289.html
    喜欢 (0)
    [[email protected]]
    分享 (0)